广州女鞋价格联盟

“上淘宝,卖假鞋”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近日,央视《焦点访谈》栏目曝光了一些奢饰品的网购黑幕,一些假冒生产者利用微信、淘宝等,售卖假冒的“海外代购”的奢侈品。有些网站上越是国际大牌,价钱越便宜的吓人。对此,记者进行了暗查走访:位于广州市白云区的凤凰路形成了批发市场,但这些批发市场白天是关着门的,在夜间开门营业。记者调查其中一家鞋店发现,全世界名牌的鞋子都能在家小店里找到。商家透露这些鞋子都是当地生产的冒牌货,白天不能卖是怕查牌。


央视记者暗访夜幕下的交易


近日,央视“焦点访谈”以“夜幕下的交易”为题,从“双十一”、“双十二”的网购热潮切入,质疑一些购物网站上“越大牌越便宜”的反常现象。通过暗访发现,广州白云区凰岗商圈的“国大鞋城”,白天商铺冷清,夜晚却纷纷开门。虽然各家店面不大,但全世界的名牌新款鞋均能以低价购得。暗访中有店面老板称,“样子做得一样,皮子差一点就可以做到”、“没有一个真的”。


专卖店里能提供的发票、包装等全套手续在鞋城里应有尽有,甚至还有专业培训“淘宝如何卖高仿”的课程,“教大家怎么避免被抓”。


暗访还发现,每个店里都有微信条码,一方面可以直接购货,一方面店主还会告知如何用微信“做买卖”,“微信就是卖给你的老顾客、朋友,他们信任你,就会在你这里买鞋。”“(价款)支付宝、银行卡打过来就可以了。”



有店主称,双十一当天,有店主“在淘宝做了300万的生意”。对于暗访的结果,主持人点评称:


“这些国际品牌,和欧洲无关,和美洲无关,就产在广州,其实就是侵权产品。”


商场外,国内各快递公司在装货,生意之所以红火,除了大牌、廉价、新款之外,还有假乱真的包装,在专卖店里能提供的所有票据这里都能提供,包装的盒子票据也都是本地生产的。据了解,来这里进货的多是电商企业,在这里“上淘宝,卖假鞋”是个热门的培训,此外,店主还教进货商如何在微信上把假货卖出去。加牧益堂微信号:muyitang2009.


羊城晚报记者当即闻声而动,赶赴国大鞋城现场,目睹了众多商家一边继续忙买卖,一边在管理处“指挥”下清理涉嫌侵犯知识产权的货物、销毁买卖单据的全过程。


“一晚就能把这堆鞋卖完”


9时许,羊城晚报记者来到被央视“点名”的国大鞋城。出乎预料,国大鞋城的门口甚至比报道中的场面更为热闹。众多小车、面包车将鞋城门口的双向双车道堵得水泄不通,其中大部分是外地车牌。而在报道中提及的“物流集散地”,各家快递公司正忙于打包,小推车上各类“名牌”鞋盒少则五六个,多则十几个。


虽然下起小雨,更添几分寒意,但国大鞋城内却“热火朝天”。走道里捧着、拉着大箱小箱的人们“碰撞着”前进。记者在楼里逛了一圈,从上到下的五层,至少上百家铺面几乎都在做同样的“名牌生意”,其中鞋业占到三分之二,剩余的是皮包和服饰。


灯火通明的鞋城人头涌动,热闹程度并不亚于任何一个广州知名批发市场白天时的景象。在平均面积不到20平方米的一间间铺位里,除了摆放着货架上的各色鞋子,最多的就是堆积在地面上的各类“大牌鞋盒”。


在二楼一间门店的走道,上百个UGG的鞋盒从地面一直堆到近人高,女店主一边忙着对账,一边不停地向进货商推荐自家的产品和公众号。“这一对,一模一样的材料,原单货,560元一双,你就走微信发,一转手就是一倍的利润,我一晚上就能把这堆都卖完”!


在这个鞋城里,几乎很难看到传统市场买卖双方“讨价还价”的场景,绝大多数人都是“一手平板”、一手“账单”。店主们一边不停地“拍图”上新,一边手指“狂舞”忙着与顾客“对话”。


记者全程紧跟一名进货商,他手持平板进入店内,没有说一句话,仅仅是抬头看了一眼店主,两人就继续面对面“沉默”地敲击平板电脑。没过多久,店主就指挥员工往进货商的小推车上推送一箱箱包装完好的鞋盒,从大牌的路易威登、古驰,到近期流行的“斯特拉·麦卡特尼”、“赛琳”,应有尽有。而拿走货物的进货商,也不用现场支付现金,而是通过支付宝转账。整个买卖过程,两人竟没有多说一句话。


事实上,当记者尝试走进一家店面询问一对“古驰”男鞋的价格时,店主甚至显得有些诧异,他指指店门的二维码扫描纸。“你扫一扫,里面的货都有,直接交易”。


讽刺的是,在这些大大小小商铺的门口,都贴着醒目的告示,强调“禁售假冒伪劣货物”。而央视报道中拍摄到的“全套包装手续”均有的档口,当晚也是生意兴隆。看档的两个年轻人,几乎连找钱的时间都没有,入货商想要寻找特定品牌基本只能“自助”。


“那些货务必今晚统统清理掉”


晚上10时左右,在一间店铺里,一位湖南口音的年轻女进货商或许是将记者认作同行,小声询问,“今天晚上是不是出事了?听说好多店铺关门往外搬东西了,我刚去的那家就没开门。”


记者与她攀谈,得知这是她第三次来到鞋城“进货”。她告诉记者,相比起前两次,发现今晚不少店主神色紧张,而上下楼通道也较往日更为拥堵,不少人拿着尚未打包好的货物往外搬。“看起来不太正常”。


羊城晚报记者注意到,此时虽然楼内仍十分热闹,但二、三层确实陆续有档主将店铺门面半围蔽起来。很快,广播里传来了通知:要求三、四楼的商铺老板“迅速到管理处集中开会”。几经周折,记者终于打听到,管理处在五楼一个角落里。


不过,当记者来到管理处办公室的门口时,却同不少店主一样被两个保安拦在外面。有店主一脸凝重,在门口等待之余,不停打电话“指挥”,“把我们那几个做生意的微信账号都删掉,图片、文字都要删,然后整个账号注销掉”。

等待了近10分钟,记者与据称是“最后接到通知”的五楼商铺店主们一起进入管理办公室。由于人数众多,管理处的员工不得不再三“请大家往里面站,外面还有很多人”。最后,这个仅有20平方米、摆着四张大办公桌的小房子里,硬生生挤进了30多个店主。


多次强调“关门”后,一名黑衣中年男子喝下一口水,神情紧张地用东北口音开始讲话:“也不是开什么会,就是有个紧急任务,临时跟大家沟通一下……呃,五楼的商铺店主,大家晚上好,想必大家都已经听说,或者看到,今天晚上那个7点35分呐,焦点访谈曝光了咱们鞋城乃至整个商圈的‘网购’……”


在这段全长约7分钟的发言中,主题只有一个,那就是“如何应对即将到来的检查”。“今年还没来得及就知识产权的问题和大家沟通”,“被曝光的商铺在咱们四楼”,“这段时间是需要大家共同应对的难关”,“你们是档口老板,我们是管理方,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咱们就要共同面对”……一番铺垫后,这名负责人反复强调铺主们必须认真落实几件事:第一,“今晚所有商铺涉及到侵权商标的产品全部下架”,“所有含有大牌商标的货物不能再在档口里面出现”;其次,“档口里有电脑的,把你电脑的所有资料,发货记录、样板记录、交易记录全部删掉”;另外,档口张贴的“二维码”,存有的纸质发货单据,甚至是挂出的“大牌标志”“务必今晚前全部清理”。“一只鞋都不能有,只要涉及侵权的!纸质材料,除了营业执照,也都不能有!”负责人口气严厉。


最后,该负责人交代店主们:“今天晚上把货清走之后,明天上午10点准时开档,卖货!”这时,有人小声议论“货都拿走了哪有东西卖”。这名负责人“支招”:“你卖空气肯定是不行的,那你要想办法摆些自主品牌的版呐、不带LOGO的版呐,你脱人鞋来卖都不怕呀。只要不是侵权的,你摆上去就行了,人家问你怎么卖你就说接单的,说话还不会吗?”


他还多次反复要求“要有人,要有货”,并且如果“明天上午10点哪一个档主没开铺,鞋子没摆满的,你就是打击对象!”


这名看来“颇有经验”的负责人还表示,“也不可能每个档口都仔细查,至少你要给人一种感觉,你在做生意。”最后他还相当自信地表示,这个“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难关”应该很快过去。


记者凌晨离开现场,彼时整个“国大鞋城”仍是灯火通明,相当热闹。记者试图搜索数家鞋城内商铺的二维码,在当晚9时前还能够全部找到并关注,此时仅有2家能够查到记录。(来源:羊城晚报)


—————————————————————————

怕流感,喝大巴道!

经过数个月的预约销售和迭代研发,

大巴道牌四逆汤正式量产!更多优惠正在进行!

—————————————————————————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