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女鞋价格联盟

双十一那些单身男女除了买买买还在做什么?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少年,我看你天庭饱满地阁方圆,定非池中之物哇!”


  “大爷,我谢谢您嘞!不过您能不能搭把手,先把我从池塘里拉上去?”


  “哈哈,好嘞,你等着,我这就拉你上来!”

  ……


  在这位热心大爷的帮助下,余飞终于从池塘里爬了上来。


  “哟,小伙子,你这趟水掉得不亏呀,居然还带上来只大王八!”老大爷盯着余飞背后,哈哈笑道。


  嗯哼?啥玩意?


  余飞顺着老大爷的目光扭头一看……


  卧槽,好家伙!


  只见一只大王八此时正紧紧趴在他背上!


  它的龟壳呈黑色,壳上还有三条突出的褶皱,爪子很锋利,长长的尾巴上带有尖刺,估摸着怎么也有一两斤。


  这家伙似乎还挺有灵性,见余飞在看它,也抬起头来,用那一对小眼睛滴溜溜的盯着余飞瞧,颇有种王八瞪绿豆的既视感……


  “你妹的,竟然敢瞅我!”


  余飞的小暴脾气一上来,立马决定把它带回去给炖了!


  和热心大爷道了声谢,他拎着这只大王八屁颠屁颠的回了家。


  厨房里,他握着菜刀,和案板上的王八大眼瞪小眼,这畜生似乎知道要被杀,一脸凶相的和他对峙,一时间竟是弄得余飞有些束手无策,不知从何下刀。


  这是龟类中最为凶悍的鳄龟,它的爪子十分锋利,一张尖吻极具攻击力,所以要想把它给弄进锅里还真有点儿不小的难度。


  “嗤...嗤……”


  鳄龟那犀利的目光迎向闪着寒芒的刀刃,从鼻腔里发出阵阵警告的声音。


  “你丫都成我砧板上的肉了,还嚣张个毛啊?”


  说着,余飞一刀挥了下去!


  “嘭!”


  遗憾的是这一刀居然被它巧妙的躲开了!


  “哟呵,走位还挺骚气?忍者神龟啊!”余飞冷笑一声,准备继续挥刀,但就在这时候,鳄龟那极为恐怖的锋利尖嘴突然往其手臂咬了过来!


  要知道成年鳄龟的咬合力在动物界那可是能挤进前七的彪悍存在,虽然它还小,但是被咬上一口,也绝不是余飞所能承受得了的!


  即便他反应迅速,但终究还是慢了点儿,手臂被鳄龟的上颚直接刮下了一大块肉,鲜血顿时喷涌出来,一些散落在案板上,一些落到鳄龟嘴里。


  “嗷!卧槽,你这下嘴也忒狠了!”余飞浑身一抖,大声喊道。


  “咕噜。”鳄龟的喉咙蠕动了一下,将那块肉吞进肚子里,它仰起头来,得意洋洋的看着余飞。


  “干嫩娘!”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气得余飞语调都变了!


  丫咬了自己不说,还敢主动挑衅,这事叔叔忍了,婶婶都不能忍啊!


  见余飞动了真火,这只鳄龟特别人性化的迈开四条有力的龟爪妄图逃跑,奈何案板太窄,猝不及防之下,它的身子往外一倾……


  整个龟身径直砸到地上,传来一声沉重的闷响,把它摔得个七晕八素,刚才还很顽强的鳄龟,此时却是如同死掉了一般。


  “嘿嘿,跑啊!给你丫厉害坏了!”


  余飞咧嘴一笑,上前狠狠踹了它一脚。


  “嘶——”


  手臂突然传来一阵剧痛,让他倒吸了口凉气。


  低头瞧了一眼伤口,就在这时候,一阵强烈的酥麻感蓦的从手臂处窜上脑海!


  “卧槽……这龟……有毒……”


  说完这句话后,余飞便两眼一翻白,整个人软倒在地,彻底失去了意识。


  ……


  时间悄然流逝,迷迷糊糊中,他好像听到耳畔传来了一阵细微的响动。


  艰难的睁开双眼,他看到眼前躺了一个人,而那个人,完全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


  “咦?怎么会有两个我?”


  余飞有些发懵,他不经意的歪了下脑袋,一只布满鳞甲的龟爪出现在视线里……


  “呃...龟爪?什么鬼?”


  他微微一怔,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只觉头皮一麻,整个人就如同触电般,彻底蒙圈了!


  这尼玛是个什么情况?难不成我的意识跑到了鳄龟的身上!?


  突然,他的意识一顿,嗡的一声,眼前的场景在这一瞬间又发生了新的变化。


  一切好像恢复了正常,他的意识又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不过冥冥中,他却能清晰的察觉到自己和眼前这只鳄龟建立了某种特殊的联系,这种感觉非常强烈,并且他很肯定这绝对不是幻觉。


  还没等他弄明白,又是一阵恍惚,刚恢复正常的意识又莫名其妙的进入到鳄龟体内。


  不对,不是进入了它的体内,而是成为了它!


  余飞现在的感觉很奇妙,这种体验异常特殊,就好像变成了两个“自己”,只要意念一动,就能随时在自身和鳄龟之间进行视角和感知的切换。


  也就是说这只鳄龟现在就是他,换个更通俗的说法,那便是它成为了余飞除了人类主体外的一个分身,一个鳄龟分身!


  “这事真是太不可思议了!我特喵的居然变成了一只王八,而且一个意识竟然还能控制两个身体?”


  “如此说来,只要这鳄龟不死,那我只要切换进它体内,活个千八百年的,还不是轻松加随意?”


  “我滴个乖乖,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这可是连作为天下共主的秦始皇当年都没能寻求到的长生之法啊!”


  作为一名在红旗下长大的优秀少先队员,余飞对于这种事情的接受程度还是蛮强的,意识到这点后,他的心情变得非常激动!


  他动了动身子,能清晰的感知到背上龟壳传来的轻微压力,以及长时间脱水所带来的干涩与饥渴。


  渴,真的是太渴了,感觉嗓子眼都快冒烟儿了。


  余飞赶忙切换回本体之中,在屋里找了一个以前用来养鱼的玻璃缸,灌了一些水,将鳄龟放了进去。


  一进入水中,浑身上下便传来一种异常舒爽的感觉,真正的透心凉,心飞扬。这种感觉是能共享到其本体上的,就像是做了一个马杀鸡,让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得到了舒展!


  令余飞感到神奇的是,即便他的主意识没有进入鳄龟体内,玻璃缸中的它依然能够保持着正常的呼吸,只是看起来像是睡着了一样。


  更为神奇的是,仿佛与生俱来一般,不需要任何技巧,他就能如臂使指的控制着鳄龟在玻璃缸里游来游去,毫无阻碍。


  突然多了这么一个东西,余飞脑子里冒出来的第一想法就是能不能依靠它来挣钱,因为他太穷了,穷得连饭都快吃不起了!


  去河里捉鱼卖?或者开直播表演遛龟求打赏?亦或是控制它去做一些别的事情?


  想了半天也没啥好的头绪,最后他只能长叹一声,倒头睡下。


  第二天一早余飞是被饿醒的,玻璃缸中那只鳄龟腹中不时传来阵阵剧烈的饥饿感,让他觉得非常难受。


  打了一个哈欠,顶着一对黑眼圈,起身站在玻璃缸前,余飞心里犯起了嘀咕。


  鳄龟是食肉动物,小鱼、小虾、各种贝类以及各种水果蔬菜这些都是其猎食的对象,然而他根本买不起肉,只有桌子上放着的几个快要焉掉的青苹果。


  “得,青苹果就青苹果吧!管不了那么多了,有得吃总比饿着好,也不知道会不会吃坏肚子?”


  余飞拿起两个青苹果,径直丢到玻璃缸里,随后让主意识进入到鳄龟身上,稍微适应了一下这具身体,接着猛然张嘴,将浮在水面上的一个青苹果吞进腹中。


  鳄龟的肚子实在是太饿了,没一会儿就把所有的青苹果给消灭干净。即便是这样,也才吃了个三分饱,好在勉强消除了那种空腹般的饥饿感,让他不再感到难受。


  啃完苹果后,余飞咂吧咂吧嘴,有种意味阑珊的感觉。


  俗话说唯有美人与美食不可辜负,这青苹果的口感实在欠佳,看来还是得想办法弄点大鱼大虾来满足一下鳄龟这个挑剔的胃呀!


  “砰砰砰!”


  “臭小子,本小姐来了,赶紧给我开门!”


  伴随着急促敲门声响起的,还有一个异常泼辣的女声。


  听到这个声音,余飞浑身一震,他不敢怠慢,赶紧将主意识切换到本体身上,一边走一边朝门外喊道:“别急啊,来了来了!”


  门刚打开,就有一股香风扑鼻而来,只见一个打扮清凉的妙龄女子单手叉腰的站在门口,另一只手高高抬起,似是准备继续敲门。


  见余飞开了门,她这才放下手臂,用那对迷人的杏眼瞪着余飞,故作凶悍道:“喂,我说余飞,你都已经欠我三个月房租没给了。今天要是再不交的话,可甭怪本小姐对你不客气!”


  说完她挥了挥拳头。


  这个叫沈娇娇的女孩子年龄不比余飞大多少,却是个货真价实的小富婆。余飞现在所住的这栋公寓楼,就是她在出租。光是这栋楼,每个月都能给她带来好几千的收入。


  “嘿嘿,那啥,娇娇姐,我这手头有点紧啊!要不您再宽限几天?等我把拖着没发的那笔工资要回来,我肯定第一时间把钱给您!”余飞陪笑道。


  “本小姐就知道你要这么说!可是这次说什么都不行!要么交房租,要么……哼哼!”


  她拍了拍手,让开身子,只见七八个打扮得流里流气的小混混此时正站在门外,两眼笑眯眯的看着余飞。


  “我真没钱……”


  余飞低着头,不敢看她的眼睛。


  作为一个男人,连房租都掏不出来,这太伤自尊了。


  “没钱?那就让本小姐揍你一顿出出气!”沈娇娇一声令下,那群小混混立马冲进屋里,七手八脚的把余飞按到地上,疯狂的用拳头招呼。


  余飞双手抱头,护住脑袋,强忍着周身剧痛,大声喊道:“娇娇姐,就算你今天把我打死,我也拿不出钱来啊!”


  “停!”


  打了一会儿,见余飞确实拿不出钱来,沈娇娇挑了挑眉,出声制止道。


  “谢谢娇娇姐……”


  见沈娇娇往自己走来,余飞还以为她是打算放过自己了,连忙道谢。


  哪成想沈娇娇却是把黑色高跟鞋往前一蹬,踩住余飞肩头,随后单手揪住他的头发,猛然往上一提!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准确无误的落到余飞脸上,他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眼里的怒火刚刚升起,下一秒又悄然逝去。


  好汉不吃眼前亏,看着眼前这个身材火辣、脸蛋俏丽的漂亮女孩,余飞在心里暗自发誓,只要逮着了机会,一定要让她在自己身下婉转求饶!


  “怎么?想报复我?”沈娇娇将身子拉进了一些,有意无意将那对傲人的丰满凑在余飞面前,他能清晰的嗅到从其身上传来的醉人芳香,那张白净的脸蛋儿也离他越来越近,让人忍不住想要亲上一口。


  “呵,余飞,不是我说你,你这连饭都吃不起了,还有闲心养乌龟?”


  也不知沈娇娇是怎么瞧见了玻璃缸里的那只鳄龟,她冷声讥讽了一句,随后说道:“本小姐这一趟可不能白来,这乌龟归我。我带回去炖了补补,就当收的利息,明天我还会再来。”


  说完,她也不管余飞是否答应,直接吩咐带来的一个小混混去捞鳄龟。


  “别!”余飞刚想阻拦,数道不怀好意的目光立马投过来,让他把剩下的话硬生生的全憋了回去。


  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沈娇娇把鳄龟带走。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余飞眼里写满了憋屈与愤懑,可是又很无奈,这种滋味真的太难受了。


  刚才他也不是没想过切换到鳄龟身上,狠狠咬那个小混混一口。但理智一直在告诉他,如果这样做了的话,那鳄龟的命就真的保不住了!


  现在还有一线生机,只要趁沈娇娇不备,就能进入到鳄龟体内,然后疯狂的撒丫子跑路。从理论上来讲,有着人类意识的操控,逃出生天那绝对没问题。


  说做就做,思绪一动,他的意识便切换到鳄龟身上。


  眼前的场景瞬间转变,余飞悄悄转动了一下眼珠子,观察了一下周边的环境,随后发现自己正身处一个塑料盆里,盆外似乎是一间浴室。


  由于鳄龟没有填饱肚子,精神看起来有些萎靡不振,加上沈娇娇家里也没有合适的容器,所以她就认为这鳄龟不会乱跑,于是直接丢到了浴室里的塑料盆中。


  咔的一声,浴室门被人推开,始终保持着高度警惕的余飞,条件反射般的把头一缩,随后捕捉到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他探出小半个脑袋,搜寻到声音的来源。


  卧槽,这……


  如果他现在不是在鳄龟分身里面的话,一定会喷出两条鼻血!


  因为眼前的一幕简直太惊艳了!


  沈娇娇竟然打算沐浴!


  她走进浴室,低头瞧了盆里的鳄龟一眼,见其没有异动,便开始准备。


  脱完外衣后,竟迈着步子往塑料盆这边走了过来。


  看到冲自己走来的沈娇娇,身处鳄龟体内的余飞整个人都呆住了!


  “美,真是太美了!所谓的白玉美人也不过如此了吧?”余飞的两只龟眼都瞪直了,视线一刻不停的落在沈娇娇那火辣的身材上,根本舍不得挪开。


  沈娇娇走到余飞面前,弯腰蹲下,笑眯眯的说道:“小龟龟呀小龟龟,你可别怪我心狠,要怪就怪你跟了个无能的主人。不过你也别害怕,我不会真吃你。”


  “上天有好生之德,待会儿我就把你拿到楼下菜市场里卖掉,至于买走你的人会不会吃你,那我可不就不敢保证了,哈哈哈!”


  沈娇娇笑得花枝招展,那对深沟晃得人眼花,这么近距离的观察,余飞感觉自己都快飘起来了。就在他大着胆子伸长脖子,想要近一步细看的时候,沈娇娇却已经站了起来,只留给他一个销魂的背影。


  “可惜了,如果能再多看几眼就好了……”


  望着沈娇娇的背影,余飞有些意犹未尽的叹惋道。


  然而下一秒,他整个龟就斯巴达了!


  只见背过身去的沈娇娇素手往后一放,咔哒一声,竟是直接除去了最后一道屏障,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余飞差点没惊掉下巴!


  卧槽,这娘们儿该不会是打算洗澡吧?


  意识到这一点儿后,余飞连逃跑的念头都暂时打消了。


  沈娇娇虽然比较彪悍,但却绝对称得上是大美人。抛开那魔鬼般的身材,以及天使般的脸蛋儿不说。光是那一对如嫩藕般笔直的大长腿,都足以让大部分男人浮想联翩,无法自拔了。


  这种机会当真是可遇而不可求啊!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不过光是这么看看也太不过瘾了,要是能将这一幕给偷偷拍下来随时欣赏的话,那可就太好了!


  余飞心里一阵浪潮翻涌,不经意间瞥到了沈娇娇随手放在矮凳上的手机。


  乖乖隆地咚,真是天助我也!但愿她没有给手机上锁的习惯!


  沈娇娇放好水,抬脚进入了浴缸之中。


  趁她正在专注洗澡的时候,余飞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从塑料盆里小心翼翼的爬了出来,挪到矮凳处,用龟爪将手机抓了过来。


  收起爪子,用肉蹼轻轻碰了一下锁屏键,屏幕蓦然点亮,直接进入到应用界面!


  竟然真的没有加锁!


  哈哈哈,那可就怪不得我了!


  色胆包天的余飞调出相机,调整了一下方向,用摄像头对准了浴缸里的沈娇娇,正在闭眼享受泡泡浴的沈娇娇对此毫无察觉。


  要是有外人在场,就会看到一个很诡异的场景,一只体长近二十厘米的鳄龟,此时正用爪子捧着个手机,在给浴缸里的人进行着多个角度的拍摄。


  拍了一会儿,担心被沈娇娇发现,做贼心虚的余飞将视频以及照片上传到了自己的邮箱里,随后用最快的速度删掉了手机中的所有使用痕迹。


  将手机放回原处,余飞又悄悄爬回了塑料盆里,倒不是他不想趁机逃跑,而是因为浴室门上了锁。以他现在这个鳄龟的形态,根本没办法打开房门,除非他能跳起来,当然这肯定是没办法做到的。


  女生洗澡那是真的很慢,过了大半个钟头,沈娇娇这才心满意足的从浴缸里站起来,如此一来,她完全展现出自己丰满的身材。


  哇靠,好一副美人出浴图!


  这极具视觉冲击力的一幕,让余飞体内的洪荒之力都快控制不住了!


  如果不是因为他现在是鳄龟形态,估计一定会忍不住冲上去把她给按到地上就地正法!


  沈娇娇并不知道自己被一只乌龟给全程窥视了,不过就算她知道了,那也肯定不会在意。因为在她眼里,这只不过是个很普通的乌龟罢了。


  把身上的水珠擦拭干净后,沈娇娇裹上浴巾,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一直在塑料盆里静观其变的余飞知道机会来了!


  他悄悄爬到门口,探头探脑的往外瞧了一眼,并没有发现沈娇娇的踪影,隔壁房间传来电吹风的声音,看样子应该是吹头发去了。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抓住这个机会,余飞便撒开四条龟爪子,疯狂的往外窜!


  是谁说乌龟速度慢的?


  别的乌龟不清楚,但余飞这只鳄龟的奔跑速度那绝对是超快的!


  只见他一路狂奔,带起满地灰尘,留下一个寂寞的背影……


  从沈娇娇的住处逃出来后,余飞找到一处偏僻的地方藏好鳄龟的身形,随后将意识回归到本体身上,小跑到鳄龟栖身的地方,一把将它抱回了家。


  安顿好鳄龟后,他迫不及待的打开邮箱,将刚才发过来的那些视频和照片统统下载到手机上。


  用鳄龟的身体欣赏这些‘艺术品’,肯定没有用本体欣赏起来有意思,至少体内那种荷尔蒙急速上升的冲动,是鳄龟这种动物所无法真切感受的。


  沉浸在艺术世界中的余飞一边欣赏,一边自言自语道:“想不到沈娇娇这小妞的身材居然这么有料,比我预想的还要霸道!这皮肤嫩得都能捏出水来了吧?要是能够一亲芳泽,那可真是美滋滋呀!”


  “余飞,你死定了!”就在他心神荡漾的紧要关头,一个不太和谐的声音突然在门口响起。


  余飞闻言悚然一惊,吓得手机都差点落到地上!


  僵硬的扭动着脖子往门口看去,只见一个满脸怒容的女生此时正站在那里,脸红脖子粗的用那对目欲喷火的美目瞪着他,不是沈娇娇还能是谁?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