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女鞋价格联盟

如果可以相爱,就不要和你做朋友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如果可以相爱,就不要和你做朋友

比起一见钟情,日久生情听上去总觉得更加平淡。可是很多人,都曾或正在秘密地喜欢着自己的好朋友吧。不管怎么样,要珍惜你身边的异性好友,因为迟早会走远啊。会拥有各自的另一半,然后开始保持刻意的距离……除非,你们决定在一起。






和他的朋友们一起吃饭,介绍我的时候,他说,这是我媳妇儿。我牵着他的手时,忽然有点害羞。


前阵子我在网上买了六个胸罩,那时我还没有在广州租房,地址填了他家里。他收到后发信息过来,要不要帮你丢进洗衣机。


我回复,不能丢,内衣要手洗,不然里面的钢圈会坏掉。


他说,哦,这样啊,那没有钢圈的呢。


我说,那也不行,会变形的。


他又“哦”了一声。隔了一会儿,忽然跑来默默地跟我说,全都帮你洗好了。我有点意外,内心也有点喜悦。


跟他开玩笑,你的室友看到你挂了那么多胸罩,会不会觉得你是变态,哈哈。他说,还好室友今天不在家。在那么一刻,我忽然意识到,原来我也碰到了一个温柔的人。




2


我认识他,早在十多年前。


初中的时候,他是我表姐的同班同学。


有天姐姐把她的初中毕业照拿给我看,一个个向我介绍他们是谁。他站的位置是角落,站得笔直,看上去面目清秀。说到他的时候,姐姐说,“他啊,数学成绩很好,脑子聪明,很会画画,字也写得漂亮。”


姐姐口中的他忽然与我隐秘的期许重叠,在我心目中立体成一个明亮的形象。如同少女们躲在被子里偷偷讨论的,你喜欢的男孩子究竟是什么样。在那个人没有出现以前,就像是无意间被描述成的,他那个样子的。


姐姐问我,你觉得这张照片上,谁长得最好看?


我用手指了指照片上的他,反正都一样丑啊,我随便瞎说一个。


姐姐回答我,哦,他的作文也写得很好啊,上次语文考试时作文拿了班里的最高分,还被老师当作范文念给大家听了。


当时的我,撇了撇嘴,装作不屑地“哦”了一声,对姐姐说,那你下次把他的语文试卷偷过来。后来那张卷子在我的书桌上放了很久。


我还记得那篇作文的名字,叫做《故乡的雨》。之后有回语文考试,我也写了一篇同样题目的文章。


我把这件事说给他听,他答,不记得了。我想,好在我们的故乡是同一个故乡。




3


高中的时候,我开始了我的初恋。他和我的初恋是同班同学。我记得他,他也知道我。我知道他的名字和长相,他对我的了解大概仅限于某某某的女朋友。此外再也没有别的交集。


不过我们曾经说过一回话,是路上的偶遇。


我对他说,哎,你帮我把这件外套拿给你们班的某某某吧。


冬天太冷,初恋把一件厚外套借给我穿。他把我初恋的外套接过去,答应了一声,好啊。


很久以后我问过他,如果我们当时就谈了恋爱的话,会怎么样?哎,你当时怎么就没想着要挖墙脚呢?


他回答我,你想得美,我才不会跟你早恋。随即又问我,你觉得呢,好还是不好?


我认真地想了想,不好,如果那样的话,我们现在应该早就分手了。


现在已经很好了,我害怕其中的任何变数。


也有的时候,我想到霍建华、林心如,舒淇、冯德伦……哪怕寻觅了很多年,那个对的人,其实早就已经出现在了对方的生命中。命运很早就将他推向了你,唯有你自己还看不到端倪。




4


和他真正熟起来是在大学的时候,我们十分偶然地在社交网络上互加了好友。那之后我们开始聊天,也开始打电话。


即便是在打游戏的时候,在图书馆,在上课的时候,他依然会接我的电话。


任何时候都会及时接电话,这其实是我对朋友唯一的要求了。但对大部分人来说,生活匆忙,哪怕是看到了未接来电也不见得会立即回拨吧。这未必是一个多重要的电话。


聊天是一件很有情趣的事,需要一点点试探对方的喜好,彼此挖掘。


也只有略微年少一点的时候,我们才愿意花时间和心思去和陌生人聊天,试图切入双方的喜好和共同点,争论与自身无关的问题,关心国家大事。我们从“吃饭了没”开始说到“晚安”,乐此不疲。




5


大学的时候,我就真的爱上过一个人,苦恋,得到又失去。无数个痛哭流涕的夜晚,我爱过别人。他也一样,我知道他很用心地喜欢一个女孩子,求而不得。


时间交错着向前走去。


假期回家,我们偶尔约出来见面,AA制看一场电影,然后各自回家。


见我之前,他会抽一根烟。见到他之后,我会嗅到他身上淡淡的烟味,长长地“咦”一声,说一句,你又抽烟啊。我不喜欢烟味,他从不在我面前抽烟。


他把双手插在裤兜里,而我会主动牵他的手。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牵他的手,因为穿了高跟鞋,也或者只是出于某种安全感。




6


当了朋友的人,理论上是不能谈恋爱的。


因为害怕失去,所以谨慎而小心翼翼。但一见钟情也并没有比日久生情更浪漫。毕竟我不是程又青,他也不是我的李大仁。而我们几乎没怎么犹豫,就决定建立一段新关系。


感情是水到渠成的,比如接吻的时候从来就没有预演一样。


我们一起坐夜间的摩天轮,他顺势亲了我。


我看着他,你为什么亲我?你要和我谈恋爱吗?


他说,可以啊。


我说,哦,那我需要考虑一下。


他终于变成了唯一的那个“他”,只用来指代一个人。




7


他的阳历生日,和我的阴历生日是同一个日期。


他登陆我的视频会员账号,然后说,你干嘛拿我的生日当密码?


我回答,傻X,那明明是我的生日。


他说,噢。


他生日的时候,我给他做了一个樱花酸奶芝士蛋糕。很漂亮,黄色的芝士底,透明的,平铺了樱花的镜面。


他吃了一口,不喜欢,觉得不好吃。我说,这不是做给你吃的,是为了让你拍照发朋友圈的。后来他真的应我的要求拍了照片发朋友圈,写的是,好大一个蒸蛋哦。


他生日的时候,我送了他一个遥控飞机当生日礼物。他很高兴地玩了一个下午。


我让他戒烟。他说,我尽量。从此以后,抽烟只抽一半,剩下一半就给掐了。我问,你戒烟戒得怎么样了。他说,戒一半了。


我以前总想让他给我画一幅画,他不肯。大学毕业后他就再也没有动过画笔。


我们恋爱三年,大部分时间都是异地。有次很久不见,我去找他。他忽然指了指桌上,你以前总说我欠你一幅画,现在不欠了。



9


有时候我在想,对于反复擦肩而过的人群,你是不是真的可以一眼就认出那个对的人。


大概不能吧,我们需要停下来和许多不对的人聊聊天。最后才找到他,可以一起抽烟,一起遛狗,看干冰在马桶里冒烟,做一切有趣或无聊的事。


为买一个偶尔使用却占地方的烤箱吵架,为牙刷头朝上放还是朝下放吵架,为谁去洗碗晾衣服吵架,为怎么不记得把马桶圈拿下来吵架。


以前我对理想对象有一个模糊的期许,相貌身家三观。直到真的遇见了一个人,你开始作出让步,最后只剩下爱你这一条。从朋友到恋人,少了怦然心动时的试探,多的是默契和相互了解。我不太想究竟可以在一起多久。




作者| 秦木

红尘中人






如果你有故事,欢迎给我们来稿

storybook@storybook2012.cn


▼你敢不敢,在这里留下一个名字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