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女鞋价格联盟

石蛋蛋||2018年5月诗选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石蛋蛋||2018年5月诗选


1'混蛋逻辑

鸡蛋孵出苍蝇
肯定是境外
势利  在
作怪

鸡蛋孵出凤凰
一定是祖宗
基因  在
显灵
20180420


2'我作为工友给的答案

教学楼伸缩缝
长出一株苹果树
哲学老师说  是逻辑问题
政/治老师说  是立场问题
生物老师说  是水土问题
地理老师说  是纬度问题
历史老师说  是时间问题
语文老师感慨
能在那么大的钢筋混凝土中横空出世
多大的诗意  多大的诗意
绝对是个诗学问题
一旁的我乐了
好在物理、化学老师不在
对他们说
那是去年我看见一个学生
将吃剩的果核顺手塞进去
应该是淘气的问题
20180420


3'读书

当下公共场合
很难看到手捧一本书的人
在读
可是塔园外交公寓门前
总能见到这个收破烂的中年男子
半躺三轮车上  读收来的书
今天看他头枕一摞外文
翻看春宫图  春分时节  
顿时
春意盎然  春风扑面
20180420


4'不要被名号所蒙蔽

石蛋蛋不一定是石蛋蛋
什刹海不一定是大海
中关村不一定种粮食
菜市口不一定光卖菜
同理
幸福村不一定幸福
就是这个好听的幸福村
有这么两口子
男的偏瘫   女的肺癌
三十五年前他们
为得儿子
男的被工厂除名
女的两次没长级
那个儿子
从结婚  再没回来
20180420


5'转炉

头次和妈妈
挤地铁
小姑娘
发现
自己
变成
一团  熟肉  
哇哇地哭了
20180423


6'盛夏

一群毛茸茸小鸡
围观
一枚打碎的鸡蛋
等它
慢慢  煎熟
20180423


7'光明磊落的叛徒

当着全世界球迷
马拉多纳
把足球
踹进自己家里
20180428


8'有苦难言

我有个老朋友   
四十二岁
壮得像头牛  
又有钱
每星期飞美国   
专门去泡妞
跟我讲
那儿不扫黄
就是TM倒时差
201080430


9'红眼航班

万米高空下看
萤火虫   星星点点
一座孤城连着一座孤城
它们像什么
打死我   也不敢说
20180429


10'盛大节日

祖/国

开会
20180425


11'还债

啪 
他扇自己嘴巴
躺在床上
啪啪地
一下一下扇
他扇一下 
自己就
缩小一点
扇一下
缩小一点
 一直扇
扇三百六十五下
扇三千六百五十下
每一下
代表每一天
扇到三万六千五百下
的时候
终于变成一滴   
透明水滴
20180501


12'提示

"水深危险"
相信不是写给鱼的
如果有个二B将它挂到
楼堂馆所
我相信也不是写给平头百姓的
20180501


13'风

起风了  锁好门  下楼
到小区花园
听鸟儿鸣   看树叶晃
一切那么美好
就连飞来的苍蝇
也是那么美好
风很柔   像姑娘的手
这是美好的上午
我们举行交接仪式
风和我签约
等她运来更多的空气
20180502


14'节气不饶人

夏天来了
祖奶奶
把棉裤   脱了
20180502


15'冬泳

岸上  他把自己
搓成一根油条
随后  扎入锅里
20180506


16'绝症

她静静躺在铁轨上
等待一场大手术
20180506


17'有只乌龟向她快速驶来

花园是她的国   太大了
小区是她的地球   太大了
小区墙外是她的宇宙   太大了
雨后一只蜗牛探着头在找寻顺风车     
20180503


18'无题

国企大厦工地
一群工人
屏幕前
围看《马/克/思是对的》
书/记过路
散了  散了  
都给我  干活去
20180507


19'幻觉

一群大雁
飞过我家领空   秃了
20180505


20'前列腺增生

老爷子头次乘高铁
回到家  
感觉即神奇
又好玩儿
一泡尿  到了天津
又一泡  到了北京
20180514

21'截句

雾霾伸手
给天空做旧
20180427


22'截句

不想因工人装订错误
成为书中一页白纸
20180426

  

23'河深海深

 

暴雨后的天空

蓝得那样深 深不见底

霍尔姆斯跳进去了

小伙儿和老头儿跳进去了

姑娘跳进去了

一行大雁跳进去了

路上 我这只旱鸭子 也跳进去了

20180424

 

 

 

24'口号

 

我在描伟大

准确说

用刷子描那个 大

大有多大

大到

我在脚手架

举着胳膊踮起脚

刚好

这一捺的十分之一

不到

20180420

 

 

1962

~根据报导整理

 

500

800

1000

2000

3000

5000

8000

10000

20000

30000

最后

10万斤

稻谷

生产队

一头小母牛

倒拉车

牛逼在前头

三两步

运到

地球外的

非洲

20180512

 

 

26'走过一片墓碑

 

阳光下

墓碑惨白

惨白的墓碑

一个个死者

栩栩如生

请允许我

隐去你们的姓氏

像倒塌的新教学楼那样

撕裂你们的身体

再仔细看着

没有头颅的你们

蔷薇

白荷

香竹

菡萏

晓冬

春雪

腊梅

夏花

天一

初升

广发

致富

大禹

鸿鹄

金梁(双胞胎)

金栋(双胞胎)

爱国

北大

哈弗

……

20180512

 

 

27'基尼系数

 

有冰箱彩的卖

有空调洗衣机的卖

有人参鹿茸的卖

有茅台的卖

有熊猫的卖

有南京的卖

有中华的卖

……

吆喝声此起彼伏

吆喝这些的人和三轮车

大门口 八字排开

我个保安 十年里

高档小区外

看着他们 繁衍壮大

最初一个两个  

现在 十九个

20180502

 

 

28'简评国产电视剧(1)

 

看国产电视剧

匪徒和警察枪战

手枪

机枪

冲锋枪

三十晚上的鞭炮一样

过瘾极了

可我

连把弹弓

都没有

20180502

 

 

简评国产电视剧(2)

 

当代

城市生活

男女主人公

香车宝马

楼堂馆所

甩甩手

就把小康

扔进了

太平洋

20180502

 

 

简评国产电视剧(3)

 

抗日战争片

我无法评 那时还没我

20180502

 

 

29'肢体语言

 

前面几米远

有个男子左耳塞着耳机

右手一会儿指天 一会儿指地

偶尔画个圆

我俩的步幅几乎相同

我们走了很长一段路

期间 他歇斯底里

喊上一两句

"五十万 对是五十万

再不买 弄不好

明儿就六十万"

他一会儿指天 一会儿指地

此番情景 二十多年前

我断定这小子肯定是个疯子

20180502

 

  

30'刨腹

 

抱回个

大西瓜

洗尽擦干

只因在摊上

多拍了两下

倾刻它

报复我

一刀下去

哗啦

流产了

20180421

 

 

31'

 

肯定是个疯子

太和殿广场

他手舞足蹈 自说自话:

脚下的砖多少年 ~六百年

有多厚 ~那么厚

一个六十多岁男人

手上下比划

你们美国

比纸薄

然后用脚 使劲跺跺

美国

美国

就在脚下

20180422

 

 

32'

 

故宫许多地砖

凹陷状

不是风吹日晒雨淋

也不是脚踩的

是双膝跪的

六百年后的今天

我看到

有个头剃板寸者

泪流满面

走一步跪一步

直直跪到太和殿

高呼:

吾皇 不孝之孙

来了

20180422

 

 

33'从文字开始

 

敲贯键盘

竟然到了

提笔忘字程度

忽然畅想

某一天

连"一 "

都不会写的时候

那一天

会不会是所有笔和纸张

消亡的时候

而且从这一天开始

生活地覆天翻

比如

有人敲门

机器人

去开门

迎来的

是一个月前

辞退不久的前任

你哪里知道

他和开门的家伙

是双胞胎

20180422

 

 

34'我和蜜蜂

 

有只蜜蜂 绕着

一丛灌木 上下翻舞

见它落到一片

指甲大 卵形叶子上

我问我自己  

蜜蜂都是围着鲜花转

落也落在鲜花上啊

这个小精灵

似乎 看出我的疑问  

飞起来 到我耳边  

"老弟,我也有累的时候啊"

20180423

 

 

35'柳絮

 

连阴三天 气温下降

下午 天气晴好 气温上升

来到公园晒晒太阳

才发现 柳絮纷纷

身前身后 上下飞扬

我不停挥手

阻挡攀援脸庞

此时看到园林工人

在给柳树注射绝育药

转念一想 它们

是不是

举着小手 在投反对票呢

20180423

 

 

36'这是一家子

 

好天气 路上走走

迎面 一外国男人

推辆双人婴儿车

旁边的中国女人

手牵两条一模一样的狗

我们擦肩而过的时候

我看了眼推车 上面

蒙着层粉色网状丝纱

里面 空的

20180423

 

 

37'担水

 

太阳够毒的

把土地晒干

把作物晒蔫

也把那个挑水的姑娘

晒弯

你看那腰 弯的

弯的

弯成了一只活虾

20180423

 

 

38'颠覆

 

街心公园 看到

有个盲人老头儿

手提鸟儿笼 走到

一棵歪脖树下

踮脚 将鸟笼挂上

旁出的斜枝 转身

坐到两米外的石凳

点燃一支香烟 吸了口  

一连贯动作 行云流水  

竟让我怀疑"耳听为虚  

眼见为实"的千年俚语

20108424

 

 

39'我竟然忘记干嘛来了

 

急诊室大厅 几乎同时

送来两名伤员(头破血流)  

他们躺在担架床上

一个眼睛紧闭 默不作声

一个双眼半睁 呼叫

疼死啦 疼死啦 救命啊

见医护人员 忙三叠四

去抢救那个不哼不哈的

我横生错觉  

一边挣扎 一边大喊的人

是不是在指挥呢

20180424

 

 

40'处罚

 

有辆马车 车厢空空

驾辕的是头骡子  

它有些烦躁 抛了一堆粪便

蹬塌四蹄 巨大身体

摇摆不定 车厢晃来晃去

行人 纷纷躲避

这一侧非机动车道 水泄不通

年轻警察一筹莫展 汗 挂在脸上

不远处 把式路边

坦坦然然吐着烟圈

20180425

 

 


41'钥匙

 

回家发现

买来的老婆

跑了

他愣在那里

像一把

失去锁的

钥匙

戳在泥里

20180525

 


42'关于口语诗的诗意

和一位不懂
口语诗的人
聊某首口语诗
"好比鸡蛋
你看到的
是枚鸡蛋
可我看到的
是只鸡
而且是只母鸡"
20180426


43'伟大(1)

今天我见的伟大
是真正意义上的伟大
把我六十九年中所见的
大的小的高的矮的胖的瘦的长的短的粗的细的方的扁的
一系列"伟大"
通通掀翻挤扁扔进太平洋
而今天上午九点的伟大
那才是伟大
朝韩两国领导人
跨过了三八线
以为我要赞美他们的手吗
错错错
我是赞美他们的双脚
没有他们的脚
他们如何走到一起去伸手
为万物生长的地球
六十五年腹部的伤口
三八线上去缝合
20180427


伟大(2)

公元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七日
朝韩领导人签署
《为了朝鲜半岛和平、繁荣和统一的板门店宣言》
根据宣言
朝韩将争取在今年内宣布结束战争状态
实现和平机制转换
20180427


44'空旷


挨着

更没有一棵果树
一树梨花压海棠的美景
这里
是看不到的
20180428


45'丑橘

老婆出门交代   买几斤丑橘
这有些难度   我极少
逛自由市场   即便去了
也是撞钟的和尚
看着一堆丑橘   竟不知
何处下手   简直面对的
是一群刺猬   
挑不好   回去有麻烦
正为难   有个姑娘走来
好看的手与丑橘有了对比
照方抓药   她拿啥
我也拿啥  回家一尝
不甜   想着老婆回来后   
丑橘一样的脸   有我好看的
我点燃一根烟
20180428


46'老虎洞

东三环劲松桥东
有个地名   叫老虎洞   
想必很久很久以前
这里是吃人的老虎
出没之地   而今
见不到老虎踪迹
都是平头百姓的脚印
它们去哪儿了呢
电视里说   都关进了笼子
我有点不信    听说
大兴安岭东北虎常出没
听说   华南虎又咬伤了村民
20180429


47'宠物猫

养只狗吧
起床的时候它会给你叼只袜
养只狗吧
出门的时候它会给你叼只鞋
养只狗吧
郊游路上它会陪你说说话
养只狗吧
荒山秃岭它会为你保驾护航
养只狗吧
野外大便不必带去卫生纸
养只狗吧亲爱的朋友
以上系列动作
我的中华田园犬都是看了我的脸色
20180430


48'穿越

想想就是件有意思的事情
上不了网电视又没新意

几个版面来回看
累了  合眼
醒来到了地球另一端

想想就是件有意思的事情
用十一小时十三分二十秒
跑了八千四百六十一公里
换算下不过是几个酒腻子酒桌上消灭的时间

想想就是件有意思的事情
手举报纸穿越祖国东北俄罗斯远东美国阿拉斯加加拿大(BC省)
作为学者从北京国子监一口气
跑到温哥华孔子学院给一帮外国人讲授三字经

想想真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我的任务只有一节课
20180430



49'一对收破烂的父子

他翻弄
一张报纸
问儿子
基尼系数是个啥
小伙子
看我一眼
自顾手中的活儿
似乎没听见
五年前
他父亲
见了小区住户
都会说一句
我的儿
考上大学了
20180503


50'良心

没有灵感   
几个月写不出一首诗
不写也对的起自己   
毕竟有过辉煌的过去
不写也对得起国家   
毕竟曾吹过时代的喇叭
不写也照常领工资
毕竟要吃喝拉撒
可写不出来   
心里总对不住良心   
毕竟一日三餐由百姓供养
于是想到李白
想到他斗酒诗百篇
虽不会喝酒   
照猫画虎还可以
下楼小卖铺拎回二锅头
第五口的时候天地打镲
醒来  自己宽慰自己      
算了罢  诗仙   
算了罢  灵感
20180503


51'新来的保洁工

两个月不到  有的员工说   
卫生间比之前  味儿大
小便池地面比之前  粘脚
我才想起如厕用纸  比之前费了
作为保管员  我还想起
垃圾袋消毒液之类  比之前买的勤了
还想起公司楼道不比之前干净了
还想起这个四十出头的女人  不识字
第一次领取物品  是我一笔一划
教她照葫芦  画的瓢  
这两天不仅知道
五年里在北京换了七家公司
还知道老公是包工头
从她嘴里  我还知道
她家在县城里  买了套楼房
20180504


52'二胡之歌

这个老汉二胡拉得好
天堂酒吧门前  每天晚上
他坐在不远地方
摆好姿势  不拉二泉映月   
他不是瞎子阿柄   他是盲人老张  
反复拉骏马奔驰在草原上
有时会调剂下  拉牡丹之歌
更多时候   用北京的金山上替代
酒吧老板也许是他远亲或朋友的朋友
对他不错  偶尔送一两瓶矿泉
于他  北京太大  像个草原
而有的东西又太小  
比如他脚边那只铁碗   小的
一口能吞下整个世界
20180504


53'路

小区花园曲径通幽
石子路左侧  嫩簧修竹
右侧  绿草如茵
为盛夏的早晨带来一丝凉意
黑呼呼一团  闯进视线
哦  脚下躺着只死去的蝙蝠
俯身  细看
嚯  尸体上趴满花脚蚊子
我猜测  昨夜这里发生的情形
是怎样的一番情形
忽然想到一个词——"阶级斗争"
20180505


54'一九七五年的一次政治课

高中学的东西
几乎丢给了南北
唯独
"一八一八年
五月五号"
记住了一辈子
政治课老师
点拨我们
如何背诵
教材上的知识
她打个比方:
自从
马克思诞生之日起
他一个巴掌 (18)
一个巴掌(18)
打得资本主义
呜呜(5.5)
的哭
20180505


55'下岗的老婆

老婆突然提议
中午吃面条   我诧异
面条是她最不爱吃的
结婚二十年   极少吃
即便她过生日也只吃几口
这是从何说起呢
她笑
今天是马克思诞辰二百周年
我们为他吃次  长寿面
20180505


56'范儿

坐轮椅的老人
口袋摸索出顶帽子
全民皆兵时期流行的绿色军帽
艰难戴在头上  随广场舞的节奏
头一颤一颤   很有时代范儿
大妈们扭的也认真   引来不少围观人
他的护工  蹲在一边玩手机
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老人的头   越点越快   
急先锋   明显超出了节奏
我细看   哦   
是帕金森氏病患者
20180506


57'北风3-4级,气温28℃

雾霾消散  有风来袭
黄土高坡的黄  色染天空
头发耳朵牙齿无一幸免
数千年的浮尘啊  
是你把我的皮肤染成了你的颜色吗
我们黄种人与黄土地有何种隐秘关系
伟大的科学家  
为啥不研究研究这一伟大的课题啊
20180506


58'拥有

看着车子   蒙着厚厚
一层灰   我的心也蒙上
灰蒙蒙一层   一年中
车子只跑不到一千公里
花去十五万八
买的宝马良驹   如此这般
卧在小区一隅
为它的到来   额首企盼
三千七百六十五天   
我同事老马   我们一个公寓
单位就在马路对面  不喜驾车的他
讲述自己八年抗战史
我对他说  你病得不轻
20180508


59'夜宿农家

从未见过盲人举手电
昨天   我开了眼
在民俗村住宿
天黑之后   去马路对面公厕
虽有路灯   但路面昏暗
前边有个人
手中电光一闪一闪
走过  正是房东
刚想打招呼  有辆越野车
疾驶而过
20180508


60'激光

我是一束光
是太阳光的一束
我是失去自由的光
是被统一了的光
统一了的光
可以打下飞机
也可以击沉航母
可以杀一只鸡
宰一只鹅
也可以做台手术
失去自由的光
统一了的光啊
还可以像砍瓜摘瓢
去切割
人的大脑
20180508

61'信仰

老丈人腿脚利落之前
鬼神躲着他走   自
半身不遂后  广济寺
请来陶瓷观世音   天天早上
点燃三柱香   好胳膊
好腿的人那样跪下磕头  
是不可能的  只能  
恭恭敬敬规规矩矩
鞠三个躬   有天
也不点香  歪斜着身子凑近  
以为老人家要对菩萨讲好话   
他出手用力举起它  嘴里
含着茄子:
半年多  也没见着轻
20180509


62'试航

老张买回辆
二手车
钻进床下
拉出个盒子
取出
五十年前
纪念章
拴根红绳
悬于车内
挂档
踩油门
走人
20180509


63'水滴

火车站说大  大得无边
说小  小得像脸盆
北京站就是这模样儿
这个母亲在找孩子  急得
有点疯  对警察说
一眨眼就没影了
围观的我  看看四周  可不是么
泱泱的人群  谁掉进去
如同水滴  进了水盆里
20180510


64'不明之物

老同学
弄来一兜猪肉
问他从哪儿弄的
"基地"
"哪个基地"
别打听
这得多少钱一斤啊
别提钱   
让你尝的  是味儿
20180510


65'无题

政&府一条街  各委办局
的大楼一字排开  
简直是琳琅满目了
每个门岗   小当兵的
立成电线杆 
简直是风景了  他们
手中没握钢枪  但个个威武
尤其是炯炯有神的眼睛
剑一样刺向我  每次路过
有时会想   如果我是个姑娘
他们的眼神会不会是X光呢  
恐怕   这要问问他们自己了
20180510


66'乌托邦

这国的国民
这些年来  与笑容愈来愈无缘了
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这国的国民
这些年来  驼背的人愈来愈多了
一副老态龙钟的状态

这国的国民
这些年来  自言自语的人逐渐增多了
一副学生背诵课文的模样

这国的国民啊
不爱笑  可能与空气中的雾霾有关吧
你看太阳  他哪儿有笑脸啊

这国的国民啊
直不起腰来   可能他们都是挑夫吧
看看脚下  都是山路啊

这国的国民啊
自说自话  他们不是精神不正常
实在是  不放心讲给对方听啊

唉  这国的国民呀
20180510


67'逆天

"办证  办证  办证"的广告
随处可见  人行步道
也似腰肌老损  贴了狗皮膏药
揭下一张  简直是
办公厅缩影  五行八作
所需证明  应有尽有
顺花花绿绿一路前行  
居然贴到县政&府大门上  
径直要去  "篡党夺权"
20180511


68'母亲几件事

母亲节想起母亲四件事
第一件   晕车
从江苏坐摆渡再坐火车(慢车站站停)
一路北上
一路胆汁儿要吐出来
到了北京再不敢出远门
即便只有五站地的天安门  也没去过
第二件  解放脚
母亲的脚不属三寸金莲
是中脚   俗称缠足中途又松绑的脚
第三件   记忆力好
她不识字  每月领的粮票
让我们告诉她
哪个是半斤一斤二斤十斤五斤
哪个是油票布票哪个是棉花票
用的时候她从五颜六色中
一拿一个准
第四件   她肚子是垃圾桶
一年四季总吃些剩饭
吃后  说不馊
还说老家的粥能照见眉毛
夏天她多次吃头天剩的
有时候就吐了
一次还住进医院
即便这样
倒掉  还是舍不得
20180512


69'传说中的人物

站在餐厅门外
迎接传说中的
地产商老王
说他生意
风生水起
说他三个老婆
三套别墅
说相距都不远
说老婆之间
和谐着呢
他来了
下了车
左右手分别
撑着左右
两边的腰部
上了台阶
20180513


70'无题

摩天大厦高耸入云
顶层有人办公
有蜘蛛结网
有蚊子跳舞
有苍蝇玩儿酷
各忙各的
上帝看在眼里
不喜不忧
20180515


71'警察的眼睛

街上随机
查验身份证
我没带  
心有些虚
一路像做贼
警员的眼睛
揉进沙子
偏偏查的  
都是带了的
回到家
讲给老婆听
她说  人家瞎啊
你是本地人
20180515


72'视察(1)

大腹便便的董事长
率领总经理

各科室职能部门
一干负责人
下到
全国各地连锁店
远远看去
航母战斗群
蜂拥而来
20180517


视察 (2)

战斗群
走哪儿
哪儿
天下太平
20180517


73'无题

"小李子死了"
"我说这两天没见呢"
一问一答  平静如水

"五八年那会儿
大炼钢铁  他能干啊"
"也能吃啊  最多时
一顿啃了六个馒头啊"

小花园里我在锻炼身体
很想听两个老头继续谈话
没有  再往下  什么也没有
20180517


74'鞠躬尽瘁

他是架子工
和旁人
不一样
不吞安眠药
不跳河
不摸电门
而是
爬上百米高的铁塔
他  尽力了
20180517


75'呸

从来没骂过人
有些事情也不值得去骂
今天骂了  如果算的话
夜已深  员工已下班
他还在喝
"开出租  危险
保安  太少
工地  太累 "
他跟我说这些都不适合
我说
那你就上我的餐厅来
老同学一口气喝下第五扎啤酒
"服务员  不干 "
我想说  瞧你那操性  癞狗扶不上墙
话到嘴边  鬼使神差
变成
没人强奸你
是你  自己强奸自己
20180518


76'礼物(的哥系列)

进入深山
要尿尿
刚好前面
出现村庄
村庄被公路
一分为二
卫生间
恰巧靠右边
我走近
大门上了锁
好吧  尿
留在门口
20180426


77'巧合 (的哥系列)

一九八九年夏季
某天    三元桥路边
摇下车窗    趴活儿
有个俄罗斯(前苏联)姑娘
走来    说去王府井
我说街上   人挤人   水泄不通
她矮了矮身子贴近我脸  
两只乳   像一对兔子  
分明看到两粒粉红的眼睛盯着我
三十岁的我    心跳得像兔子   最终摇了摇头
今年同样季节同样地点
同样俄罗斯姑娘   同样两只
雪白兔子   说去王府井   
路上她有说有笑   我猜测
是不是二十九年前
那女人的女儿   谁知道呢
一路三个左转    一个右转
右转时   我瞄了瞄旁边白花花奶子
20180426


78'涂涂抹抹总是有的(的哥系列)

我们从很远找到这个地方
他说两年没来  都不认识了
走走停停  问了几个人
提醒他打个电话   
又没带  也没记住朋友号码
只好原路返回  他感慨
拆了盖  盖了拆
我宽慰  行走北京城  您权当
读一篇小学生作文  
20180508


79'神坛(的哥系列)

因为一次救人
我成了英雄
市里奖励
区里奖励
街道奖励
……
诸多奖金
外加一套楼房
我个开出租的
公司做报告
街道做报告
今天东城
明天西城
后天河北
一年做了
三百多场报告
有点累
也有点烦
通知我
有个准备
祖国三千多个县
九千多企事业单位
等我上讲坛
媳妇听后
皱着眉
咱离婚吧
20180515


80'三个司机(的哥系列)

无巧不成书  有意思极了
一家包子铺  碰上倆司机
我们仨  同张餐桌
左边的说
拉人真好  北京
张家口  来回跑
右边的说
拉肉真好  北京
内蒙  来回跑
还是你好  拉人  不烦闷
嗯  还是你好  拉肉
不交过路费
我说  还是你们好
我有个哥们儿
前些天拉了个老头
到地方
他  死了
20180514


81'退休后第一次乘公交 (的哥系列)

老早听说公共汽车
配备了保安  之前开出租
和他们无缘见面  乘坐一回
又是怎样的场面呢   下午
提一兜书  去东城图书馆 (上次骑车去的)
人不多  车厢空荡  屁股没坐实
传说中的保安  闪到面前
突然造访  吓我一跳
里面什么  我说几本书   
他弯腰摸了摸  转身  
又去拜访别的什么人了
20180512

 

石蛋蛋历史链接

石蛋蛋||4月诗选100首(2018)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