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女鞋价格联盟

白天他和女人成双入对,晚上对她索欢无度,和大叔在一起的生活日久生情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点击关注“飞看世界”方便下次阅读


云城,最繁华高耸的大厦。

顶楼高处,盛安集团总裁办公室。

落地窗泄进傍晚的霞光,反射在男人清清绰绰的身姿上。

留着简单的黑色短发,英俊的五官犹如雕刻般,浑身透着与生俱来的儒雅和矜贵。

他刚处理完事务,站在窗口看了会底下的车水马龙,才把目光投向桌上的文件。

这是一份收购许家的文件,计划差不多完成了,明天稍作处理就可以。

“三少。”推门进来的是秘书成文,走进桌前,“跟你说件工作以外的事啊,那个许家发来消息让你饶过他们,许家明天会送来女儿当礼物。”

被称三少的关靖北眼皮未动,合起桌上的文件,淡淡地开腔:“女儿?”

顿了不到半秒,他接着道:“是不是那个三番两次想爬我床上的女人?A杯吧?”

成文汗颜,自家主子记忆力怎么这么好,简直夺秘书的饭碗啊。

“成秘书,你不是第一天在我这里做事了,送女人这东西,也来汇报?”

成文摸了摸下巴,干干笑着:“三少,你确定不要他们送来的女儿?”

“呵。”

以往这个音节的发出,代表三少不悦了。

成文跟了他多年,什么世面没见过。

他不怕死地道:“那成,我去回绝他们,咱三少才不稀罕许愿小姐。”

话音刚落,忽然一段玻璃破碎的声响刺入耳膜。

转椅上的男人冰着俊美的容颜,目光丝毫不遗地落在秘书身上。

他的喉间压抑,生硬地挤出两个字:“许愿?”

像是不确定的一问,又像是从内心深处发出的低唤。

成文小心翼翼地问:“三少,你还记得这个名字?”

许愿,许愿——这个深入骨髓的名字,关靖北怎会不记得。

那时他心底不可言喻的痛处,至今在胸口留下的伤疤提醒着他过去的一切,清晰得仿若就是昨天的事。

成文很少见过三少如此丧失理智,这么多年,三少一直温淡冷漠,很少有事让他如此失去自己。

他这样沉稳的人,即便是听到大哥死去的消息也不曾慌乱。

却败在这个名字上。

成文扫了眼地上的碎片和水渍,听见男人低沉地命令。

“不要明天!今晚,我要见到这个女人!”

成文连连应着,拿着手机联系对方。

简单的对话结束,他面露难色:“三少,许小姐要你去老地方见面。”

“怎么,还要我去请?”

“这个,要不我把她的号码告诉你,你两单独谈谈?”

“谁要她号码!”

话是这么说:关靖北抿着涔薄的眸,将许氏收购的文件一扫落地。

A4纸张浸入水渍,混乱着。

他已然起身,长腿迈过狼藉,淡淡然地出声:“让她联系我。”

成文:“……”这有区别吗。

手机很快地响起。

关靖北听到久违的嗓音时微微一怔,眸底波涛,语调却平静如水:“许愿,限你在一个小时让我见到你!”

那边的女声隔着无线电波沙沙柔柔的:“靖北,我已经在老地方等你了,风很大,你再不来我要冻死了。”

该死,竟然擅自决定好,到底谁才是谈判的一方。

成文见他欲走的架势,忙拿出钥匙,“三少,我怎么感觉你才是被当礼物的人呐?”

关靖北冷淡的眸扫了过去:“滚。”

成文也不怕,拨弄手中的钥匙:“我滚了,谁给你开车啊。”

关靖北淡笑着,走到小秘书的跟前,把钥匙拽入手中,又不露痕迹地拿了对方系在裤子上的卡宴车钥匙。

“成秘书,你把办公室打扫下。”

丢下这句话,关靖北头也不回地走了。

成文想拒绝都来不及,骂了句,做秘书的怎么当保洁员了。

想抽烟冷静冷静,却发现裤子的车钥匙没了,一定是被三少拽走的。

哎,他一个开卡宴的难道要打的回家吗。

那祖宗狠起来还真是。

秋冬的风并不凛冽,却有着穿透毛衣达入肌肤的冷意。

赛道街头,一个穿酒红色风衣的女孩站在冷风中,凌乱着长发,她的脸蛋不着半点妆却精致,五官透着青春的活力。

跑车行驶的位置刚刚好,正抵在她的身侧。

关靖北不急不缓地下了车。

他穿着几乎同款的黑色风衣,身姿颀长英挺,眼神自看她时就直直地露出浓浓的恨意。

只有他们两个人,在熟悉的街道。

许愿没穿高跟鞋,只到男人的胸口,她抬头,眉眼笑弯:“大叔,五年不见,你怎么还是老样子。”

她用五年时间长成大姑娘,可这个男人还和从前一样风华茂盛,反而更添了几分成熟气息。

“许愿。”关靖北低低从喉骨间溢出两个字。

她抬头一笑:“我好想你,靖北。”

真的很想,每每想到他都如同一种慢性药,从起初回想的甜蜜转毒,啃噬着神经和心智。

她抬头,关靖北却不低头,也没搭话,漠然地视线看向不远处她的车。

好一个我好想你,就这么轻描淡写地把他们五年未见的间隙清除掉?

许愿长了张狐狸的笑脸,看起来人畜无害实际上却如同罂粟。

她走近几步抱住他的腰际,“北,放了许家好不好?”

关靖北像是没听到她的话似的,低头看着她无辜亮晶晶的眸,冷冷地道:“许愿,你还知道回来。”

这个名字,至始至终都被刀子一样刻在他的心上。

许愿笑容灿烂,抓住他的手心,一圈圈地划着,“是啊,我想你了,就回来找你。”

五年过去,让她从青涩丫头长成了大姑娘,依旧美丽。

脑海中忽然闪过那个青涩丫头拿枪的画面,男人的眸色忽地冷了下去。

关靖北单手扣着她的下颚,肆无忌惮地打量,嗓音也冷了下去:“回来?你还知道回来!要不是许家出事,你会回来?”

“靖北,你有什么恨冲我来,不要毁掉许家。”许愿眨了眨眼睛,撒娇道,“只要你放了许家,我就再也不走了!”

“你心疼你那继母和姐姐?”

“自然不是。”她甜甜一笑,“许家是我哥打下的江山,将来也是我的,你要是毁掉的话就是毁掉我。”

她很懂得拿捏人心说好听的话去哄,但那是以前仗着他的宠爱,撒撒娇什么事都好解决。

现在,却剩下仇恨。

关靖北冷哼一声,不屑于她的把戏,“毁掉你,你以为我还会像以前心疼?”

许愿明艳地笑了,也不去哄他了,退后几步脱离了他的气息。

她指着自己那辆车,淡淡然地开腔,有些无奈但仍透着撒娇:“靖北,你不肯为我放过许家,那我们还和以前一样,比赛车技吧,我赢了的话就把许家还给我。”

“如果我赢了呢?”

“你赢的话还是得把许家还给我。”

“……”

关靖北见她露出狡黠的笑,听到她补充说:“哎呀,放心好了,我不会输的,如果输了的话,任你处置咯。”

她不知从哪里拿出的军刀,拿出的功夫已经见了刀尖。

像是在阐述平淡的事情,许愿轻慢地道:“如果我输了的话,你就杀了我,好不好?”

仍然是带着小撒娇的口吻,但语调隐藏着的凉薄还是被听了出来。

关靖北向前几步,轻而易举地将她搂在自己的怀中,低低地笑响起:“愿愿,你知道我恨你,但不会杀你。”

“因为,杀了你,我不够解恨。”

2

城堡的小阁楼。

许愿倚在墙边,低垂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距离她被关靖北关进来,已经过去三天了。

三天里,除了送饭的佣人,就没有人来看过她。

这个小阁楼应该是祖辈传下来的,小而狭隘却有独立的马桶卫生间。

床和其他的用品却都没有。

许愿被人扔进去的时候就发现了。

这里是关家用来关押惩罚自家人的地方,因为墙上还凿了个小洞用来传送食物。

佣人又来送饭。

米饭和水。

许愿扯出淡淡嘲讽的笑。

他是有多想看看她逃跑被抓住的情景,竟然让佣人开门来送饭。

三天间她不动手,不代表还能继续下去。

“怎么又是米饭,我想吃菜。”

许愿撇了撇小嘴,满是无辜地道:“你让三少送点白灼虾、烤乳猪、切鸡什么的……”

佣人把饭照例送到她跟前,“小姐,有米饭就不错了,三少对你够仁慈的了。“

“哦,怎么个仁慈法?”

“以往,这里关的人,都不给饭吃,一天只有半杯水……”

佣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晕倒在地了。

许愿轻叹了口气,揉了揉用力过猛的腿。

那个佣人也太马虎了,离她那么近,颈动脉就显现在眼前,活该被踢晕。

许愿两手插在发间,懒懒地打了个哈欠,才走出了小阁楼。

城堡的结构她是十分熟悉的。

她不急不慢地向小餐厅走去,途中遇到佣人,还顺其自然地打了声招呼。

“今晚吃什么啊,好香。“

佣人是五年前的没有变,自然认得她的,诧异她能走出小阁楼,但很识趣地没有多问。

“小姐,三少尚未回来,还不得开饭,你要是饿了可以拿些点心。”

“哦,那就拿点吧,有干蒸烧麦吗?”

许愿问话的期间已经拿起了小块地糕点塞嘴里,含糊地继续道:“三少什么时候回来?”

“这个,我们不太清楚。”

“怎么连这个都不懂,他平时吃饭都不按时的吗?”

她拧着细眉,拿起桌上的饮料喝了口,洒意地道:“不按时吃饭对身体不好,男人往三十走,肾首当重要……”

“我的肾好不好,和你有关?”

身后陡然响起低沉漠然的嗓音,硬生生打断接下来的话。

许愿暗觉一惊,这祖宗回来得倒是快啊。

佣人们识趣得很,都退下了,避免惹麻烦。

她往嘴里又塞了块糕点,回过头,眨巴可怜无辜的眼睛,“大叔,你回来了啊,我可想你了。”

关靖北像是没有听到似的,掠过她的身子,视线停落在散散落落的点心上。

他夹起一块松糕,捏碎,轻描淡写着:“我让你出来了吗?”

他把她捉回来后就一直关着,没有他的允许任何人都不得放她出来。

许愿支吾了几声,见佣人拿着奇怪的目光看她。

她咽下口中的食物,声音又柔又弱:“我只是下来拿点东西吃,你就给我米饭喝水,虐待死我了。”

似恐他要把自己再关起来,她端起旁边的咖啡就喝。

抓到什么吃什么总比米饭好。

关靖北见她饿不择食的样子,眸中闪过一片异色,很快又消失不见。

他抬手把许愿捧着的杯子放下,幽深的眸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薄唇慢慢地笑出了声:“不想吃米饭,总得拿出什么来交换吧。”

“唔,靖北,你真会说笑,我现在一无所有……”

“是吗?”他的视线从她精致的脸蛋下移,落在锁骨再往下。

许愿被盯得头皮发麻,不就是吃点东西吗,难道要牺牲色相。

猝不及防的,她的腰被男人的大手握着,迫使两人紧贴在一起。

心脏像个小兔子似的乱撞,许愿镇定不来,抬头撞入他蘸墨般的眸。

“吻我,给你换食物。”

他轻飘飘的嗓音在许愿听来,简直是天籁救音。

不就是吻吗,她小脸笑得没心没肺,凑了过去,覆上他的唇。

却被男人反客为主,另一只手扣着小巧的下巴。

炙热的气息交织着,夹杂着淡淡的烟草味和她刚喝过咖啡的苦涩,仿佛要把胸腔的空气都吸干。

恶狠狠的,粗鲁野蛮地吻着,又是不一般地深和缱绻。

他有多久没有恶吻过了?

每每醒来他的心由满满地占据转化为空。

直到许愿红透着小脸喘不过气来,他才放过了她。

“我……你练肺活量啊。”她没好气地瞪他。

关靖北面无表情地对视。

许愿的没好气持续不到半秒,又是一副鬼灵精怪,“北,说好的,你要给我换食物。”

把她看押在阁楼就看押呗,五年的寂寞都过去了,根本就不算什么。

只是,咱不能饿着肚子啊。

关靖北的薄唇勾着嘲讽的弧度:“好,不要米饭。”

不等许愿开心地笑出声来,他悠悠地补充:“换成馒头。”

“……”

她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这男人如此无赖呢。

许愿哭丧着小脸,“算了,馒头就馒头吧,我要热的。”

她说着挣脱出他的胸膛,想继续回阁楼躺着。

男人的大手反扣着她的腕。

他眯眸,撩起唇角没有温度的笑:“你主动送上门,就是呆阁楼的?”

“不然,还要哪样?”

带着浓浓的懒意,她也不挣扎,眼皮不抬,“我和你比车技想赌赢许家你又不肯,想赖皮逃出去在你眼前也不太可能。”

她要是逃的话很简单,耍点小心眼就好了,再厉害的保镖看着也没用。

但她要是逃了,被抓回来就更惨。

关靖北也猜到她的顾忌,不露痕迹地松开了手,吩咐人让他们好好看着许愿。

不要再让她跑出来。

许愿不满地嘟囔几句,跟着他们一步步地上楼。

她的背后始终有一双深邃的眸看着。

看不够似的,他闭上眼睛,回想起之前抱她吻她的感觉。

只能说:甘之如饴。

意外的是,她为什么不来求他放过,她磨人求人的本领很大,说不定他就心软了。

第二天,许愿睡醒后就发现旁边放了一个盘子。

盘子里……装的还真是馒头。

两个,估计是放了奶油,闻着很香,刺激着她胃里的饥饿神经。

她看过后就闭上眼睛,不去动。

当佣人再次送来饭的时候,发现地上的馒头未动过。

她也不知如何是好,只得把馒头换了。

第三顿再送来,亦是如此。

“小姐,你多少吃一点吧,再不吃的话会出人命的。”佣人好心地提醒。

许愿蜷缩着身子,始终紧闭着眼睛,“那你送点我喜欢吃的东西。”

“这……”

三少只能允许送馒头过来,她们做佣人的也不好违抗命令。

如是过了两天,许愿滴水未进。

她不是不喜欢吃馒头,饥饿的时候窝窝头嚼着都香,她只是不想这样耗时间下去。

那个男人,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偏偏掐着她喜欢吃的弱点。

她眼睛一闭,连睁开的力气都没有了。

佣人送来第九顿饭时,发现了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许愿。

便忙下去通报。

关靖北听了后,眉目染着浓浓的阴霾,“她宁愿饿死也不吃是吗,好,很好。”


下面才精彩,请阅读原文 
↓↓↓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