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女鞋价格联盟

假如缘起不灭(林皓宇 乔紫)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三年前,乔紫背负着杀害亲生姐姐的罪名,被捕入狱。


  三年后,乔紫出狱,迎接她的却是林皓宇无休无止的侮辱、蹂躏和折磨……


  可当三年前的真相揭开,一切的一切,竟然是一场谋划好的棋局?

第一章 杀人凶手

更新2018-01-03 16:08  1415字

大雨滂沱的雨夜,几名持枪警察破门而入,眼前的画面简直惨不忍睹!

乔紫的脸上血滴四溅,手中钢刀深深刺入了白裙女人的胸膛!

女人身上的洁白长裙早已血迹斑驳,一双黯淡的眼睛瞪得极大。

但最恐怖的是,这具女尸,竟然与杀人犯乔紫长得一模一样!

“人是我杀的,我认罪!”乔紫缓缓松开刀柄,主动将双手递向警察。

“乔蓝……”破旧平房的衣柜里,突然传来男人醉醺醺的沙哑喊声,“乔蓝……”

两名警察立刻举枪对准了衣柜,其中一个小心翼翼的前行,急速拉开了衣柜门。

衣柜里面,竟然瘫坐着一个被麻绳捆住手脚、浑身酒气的男人!

“是天河集团的林少!”看着男人英气逼人的脸庞,前面的警察即刻认出,这个男人竟然是A市大名鼎鼎的林氏总裁林皓宇!

“林少,您怎么在这里?”带队的警察认出林皓宇的身份后,立刻上前一步,陪着笑解开了捆住他的麻绳。

“乔蓝……乔蓝呢!”浑身酒气的林皓宇一把撇开眼前的警察,跌跌撞撞的向前走了几步。

他的目光,越过忙碌取证的法医,落在躺在地上脸色苍白的女人身上,一双宛若深潭的黑眸刹那间乌云密布!

“让开,都特么让开!”林皓宇不顾警察的阻拦,硬生生的扯开取证的法医,将乔蓝已经冰冷的身体搂入怀中,修长手指轻轻拂过她胸前满是鲜血的伤口,双肩也止不住抖动!

警察一看林皓宇这么激动,一时间也不敢强硬的阻拦,只能小心翼翼的安慰道,“林总,人死不能复生,您……”

“谁!是谁杀的她!”林皓宇抬起阴鸷的眸子,横扫整个房间,终于将目光落在了角落里,双手被铐住的乔紫身上,“乔紫,是你?”

乔紫垂下眼眸,狠狠咬住下唇,顿了几秒,才艰难的抬起头来,强忍着几乎要夺眶而出的眼泪,哽咽道,“是我,是我杀了姐姐。”

听到乔紫的回答,林皓宇缓缓低下了头,俯首将薄唇轻柔的点在乔蓝的眉心,然后更加温柔的将乔蓝的身体缓慢的放回地上。

空气里,刺骨的寒气毫不掩饰的扩散着。

林皓宇站起身来,一步一步的朝着乔紫走过去,眸子里的怒火似乎都要将她燃烧殆尽一般。

他径直走到乔紫面前,手臂一抬,猛地掐住了乔紫的脖子,林皓宇的眼神如同的雄鹰的利爪,恨不得将乔紫瘦削的脸庞抓成碎屑,低沉的嗓音冷如寒冰,“乔紫,乔紫!杀人偿命!偿命!!”

林皓宇放开她,后退了几步,身体颤抖的不能直立,他弯着腰,双腿微曲,双手支撑在膝盖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似乎忍不住似的,再也不受控制的大声的哭了起来。

“皓宇……”乔紫哭着看着林皓宇难过的不能自已的样子,不知道该说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乔紫?”林皓宇慢慢直立起身子,满脸的泪水,他抬起手指了指乔紫,“乔紫!我恨你!我恨你!”

“走吧。”害怕情况失控,带队的警察立刻让两个人押着乔紫走出了平房,直接塞到了警车里。

乔紫坐在警车上,忍不住回眸看去,透过被雨水淋湿的车窗,她依稀看见林皓宇跪在地上,怀中抱着乔紫的尸体失声痛哭的样子,她抑制许久的眼泪,终于止不住涌出眼眶。

警车很快发动,乔紫拼命的回头,可林皓宇高大的背影,还是最终消失在漫天大雨的黑夜里……

“再见了,皓宇哥……”

泪水滴滴答答的落在乔紫的手背上,她垂眸看着手腕上闪着寒光的手铐,一股锐利而深刻的痛苦,瞬间刺入她的心脏,那样深刻,又是那样沉重。

她杀了人,杀了自己的亲姐姐,等待她的也将是死亡……

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林皓宇的恨!

乔紫闭上眼睛,可林皓宇那一声声声嘶力竭的“我恨你”,却始终萦绕在耳畔,久久也不能散去。

每一声,都像是烧红的烙铁,毫不留情的打在她的心上!

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可林皓宇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竟然是“我恨你”……

第二章 噩梦之初 

更新2018-01-03 16:08  1058字

乔紫还是估计错了,杀人现场的离别,并不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

一个月后,轰动A市的双胞胎妹妹杀姐事件终于开庭审理。

当乔紫被带到被告席的时候,黯淡无神的眼睛向旁听席上扫了一眼,双眸瞬间转红。

林皓宇坐在旁听席上,他苍白的脸上全无血色,原本锐利的双眸此时深深凹陷,全然没有往日林氏总裁的神采。

他看到乔紫出现的瞬间,原本倚靠在座位里的身体,条件反射似得的挺直了脊背,疲倦的双眸立刻燃起灼热的烈焰,狠狠凝视着乔紫拖着沉重的脚链,被押入被告席。

经过调查取证,杀人凶器,也就是案发现场拆入乔蓝胸口的那一柄刀上,发现了乔紫的指纹。除了犯罪时间有些许出入外,一切证据都将指向:乔紫就是杀害乔蓝的凶手。

乔紫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就在尘埃落定的前一刻,乔紫的律师突然向法官出具了一份乔紫患有间歇性精神病的医学证明!

休庭之后,法官做出审判,判处杀人犯乔紫三年有期徒刑。

听到审判结果,林皓宇整个人腾的一声,从旁听席弹了起来,不顾身旁人的阻拦,径自冲向被押着走向侧门的乔紫。

“乔紫!”纵然被警务人员拦截,林皓宇全然不顾形象,冲着乔紫的背影大声喝道,“别以为这样你就能逃过一劫!”

乔紫咬着下唇,拼命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缓缓回眸看向林皓宇。

林皓宇的脸上已是乌云密布,两道喋血般的目光叫人不寒而栗,咬牙切齿道,“等你出狱,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乔紫用尽全身所有的力气,拼命的勾起了唇角,挤出一个淡漠的笑容,苍白干裂的薄唇轻颤着吐出一个字:“好。”

三年后,A市女子监狱的门口。

乔紫环抱着一直简陋的黑布包,从监狱的铁门不徐不缓的走出来。

晚秋的天气已经有些冷,可她身上却穿着一件满是褶皱的短袖连衣裙,两只瘦小的胳膊露在外面,看起来着实可怜。

一阵寒风刮来,乔紫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将凌乱的发丝捋到耳后,左脸颊上一道紫黑色的疤痕随之露出来,触目惊心。

乔紫走到路边的电话亭,拨通了那个再熟悉不过的号码。

“喂?”

听到电话里传来爸爸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乔紫鼻子一酸,“老爸,我是小紫,我今天出狱了!”

“乔紫?”原本没有情绪的声音,声调徒然升高,“从你入狱那天,你我父女就恩段义绝,我没有杀人犯女儿!”

“老爸我……”

“闭嘴,不许再打来!”

——嘟嘟嘟嘟。

捏着话筒,乔紫愣了片刻,猛抽了抽鼻子,抬脚走出了电话亭。

“小九,老爸他不要我了。”乔紫昂起头,好让眼泪别滚出眼眶,“不过你放心,姐答应你的事绝不打折!”

不远处,黑色的轿车里,林皓宇盯着乔紫瘦削的背影,英俊邪魅的脸上漾起一抹冷笑,黑曜石般的眸子却散发出冰冷凌厉的光芒。

“乔紫,不要以为出狱,一切就都结束了。你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第三章 奇葩顾客

更新2018-01-03 16:08  1519字

三天后,华西别墅区。

一辆赫斯拉豪华送餐车停靠在华西别墅区23B门口。

乔紫坐在副驾驶上,不忘腹诽高档餐厅就是奢华,连送餐车都这么豪!

长卷发美女将一个银色保温箱放在了乔紫怀里,神色焦灼的看着乔紫瘦小的脸庞:“这个温先生真的好变态,上次我送餐,用烟头在我背上烫了好几个烟疤,连小手指都掰骨折了呐!你确定要替我进去送吗?”

出狱以后,乔紫一直忙着找工作,可因为蹲过监狱,她已经被无数家公司拒绝了。如果再赚不到钱,她就只能饿死……

“放心吧,没问题,”乔紫临走不忘再确定一下分赃标准,“快递费AA,小费算我的,打残打伤算我的,没问题吧?”

“没问题。”长卷发的头点的跟波浪鼓一样。

——叮咚。

乔紫端着保温箱,深深吸了一口气,按响了门铃。

等了大概有十几秒,只听咔哒一声,防盗门就被打开了。

“您好,我是皇冠假日的送餐员Lucy,请问有人在吗?”乔紫小心翼翼的走进房间。

别墅里面黑兮兮的,所有的窗户都被厚重的窗帘遮挡,只有偶尔的一点半点光从边缝里透进来。

“温先生?温先生在吗?我是皇冠假日的送餐员……”见不见有人回应,乔紫摸到了壁灯的开关,顺手打开。

幽兰色的灯光瞬间照亮了房间,在这种诡异的颜色下,整个屋子就如用海底世界一般。

乔紫看了看四周,发现整个大厅的墙壁上,挂满了大小不一的飞蛾标本。

飞蛾没有蝴蝶艳丽多彩的翅膀,灰黑褐色为主的翅膀和身体,甚至可以说有点……丑陋,再配上这种古怪的蓝光,更显得诡异可怖!

“绿斑姬尺蠖蛾、中带白苔蛾……哦,还有胡桃豹蛾……”乔紫一边走,一边念出飞蛾的名字。

“呵呵,你竟然对这些东西有兴趣?”

一道浑重低魅的嗓音带着慑人寒意倏忽响起。

乔紫循声望去,只见一位黑衣黑裤的男人从走廊尽头走过来。

蓝光映衬下,温祁钧的面部轮廓近乎完美,千年冰山一般的表情,像极了电影里的暗黑王子,携着冷森森的贵气。

也不知是不是灯光的原因,他瞳孔的颜色很特别,那是一种近乎灰色的蓝。

乔紫一愣,这就是那个拿烟头烫人的变态吗?

“你对这些东西感兴趣?”见乔紫不回答,温祁钧又问了一遍,“竟然知道它们的名字。”

乔紫抬高了手里的保温箱说,“温先生您的订餐。”

“放桌子上吧。”温祁钧冰冷的手指一斜,指了指客厅中央的白色大理石方桌。

“哦,好的!”乔紫按照指示,打开保温盒,将一份份精致的菜肴从里面端出来,摆满了方桌。

突然,一双冰冷的大手从身后揽住她的脖颈,并且以极其熟悉的手法,解开了她衬衣的第一颗纽扣!

臭流氓!乔紫心里暗暗骂道,可这是她好容易的来的“工作”,再拿不到钱就只能饿死了,所以只能委曲求全。

“温先生、温先生,”她扼住温祁钧的手腕,脸上的笑容却依旧灿烂,“我们卖饭不卖身的。”

温祁钧眸色一沉,“你不是Lucy,也不是皇冠的配送员,你是谁?”

“我?”乔紫美目一转道,“我是新来的。”

“哦?新来的啊?”温祁钧凝视着乔紫削尖的小脸,薄唇轻扬,“有没有其他服务?价格好商量。”

乔紫立刻奉上甜美三颗星的笑容,“能为您提供服务是我们的荣幸!”

“我想看看你的……后背。”

“看后背?!”乔紫有些惊讶,这个温祁钧,莫不真是个变态,竟然有看女人后背的恶习!

“这个数。”说着,温祁钧竖起两根手指。

“这……”听到这个数字,乔紫心里一惊,两千块,省着点用够吃半个月了!

可两千块被烟头烫……想到长卷发美女惊恐的表情,乔紫果断摇了摇头,“温先生,真的不太合适,你看……”

见乔紫拒绝,温祁钧又多伸出一个手指。

“温先生。”乔紫看着他说:“不是每个人都能因为钱被你亵玩的,我有自己的原则。”

温祁钧疑惑了瞥了她一眼,淡淡道,“三万。”

“成交!”

爱钱的女人,温祁钧见多了,可眼前这个姑娘显然比较有趣。他挑了挑眉,“哦,你的原则呢?”

乔紫一本正经的财迷道,“我的原则,就是满足顾客所有的要求!”

“那脱吧。”

第四章 再次误会

更新2018-01-03 16:08  1285字

林皓宇正在公司开会,突然接到了乔紫扮成配送员送餐的消息,尤其是知道她的送餐对象是温祁钧那个变态的时候,瞬间不淡定了!

抛下一群汇报材料的公司元老,他一口气闯了六个红绿灯,径直杀到温祁钧的别墅门前。

“我脱了以后,你最好快点看。我时间宝贵,超时可是要加钱。”

幽兰色的灯光下,乔紫站在沙发旁,一颗颗解开衬衣纽扣。

当她的衬衣刚滑过香肩,背上有一道疤痕的阴影若隐若现,呼之欲出!

温祁钧看着她背上已经露出一半疤痕,心瞬间提高嗓子眼——难道真的是她!

就在答案即将揭晓的那一刻,房门却突然被一脚踢开!

“什么人!”

温祁钧见林皓宇疯子一般冲进来,阴冷眸子立刻散发出一抹不悦,“谁允许你进我房间。”

“谁来了?”乔紫本能的将衣服护在胸前,侧眸瞥了一眼。

只一眼,乔紫就原地石化!

“林……林皓宇?”她的声音念到“宇”字时,已经哽咽。

这个名字对于她而言,就像施了魔法的诅咒,每每念来,都是说不清道不尽的感伤。

“果然是你。”林皓宇盯着乔紫微微泛红的脸颊,眸中溢满了毫不掩饰的厌恶,“乔紫,想不到你不仅够狠毒,而且还够脏够贱。”

“什么脏?什么贱?你在说什么?”看着这张思念了三年,近一千个日日夜夜的脸庞,乔紫的大脑已经短路,全然忘记自己现在半裸的形象。

温祁钧冷眸瞥了乔紫一眼,又侧眸看了看林皓宇,蓦然怔了怔:这丫头,竟然是林皓宇的女人?

“不好意思,让这只疯狗跑进你房间了,我这就帮你清理掉!”林皓宇阴沉着脸,睨了温祁钧一眼,口气却一点没有道歉的诚意。

不等温祁钧在说什么,林皓宇迈着修长的腿疾步走到乔紫身边,猛地揽住她的腰肢,狠狠将她瘦削的身体抗在肩上,径自走向门外。

目送林皓宇走出房间,温祁钧邪魅冰冷的眸子略过一丝阴冷。

温祁钧当然知道林皓宇的厉害,更知道与他作对的下场。

现在还没到反击的时候,否则谋划的一切都可能付诸东流!所以现在只能忍!

林皓宇将乔紫扛在肩膀上,那么大一个人,竟然轻的像一片羽毛。

“你带我去哪里!放我下来……”乔紫小拳轻轻捶打他的脊背,不断的扭动身体挣扎。

“送你去地狱!”林皓宇径直走回自家别墅,然后将乔紫狠狠的抛在地板上。

看着林皓宇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的凌厉眼神,乔紫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想要朝着大门走出去,“对不起,我还没跟客户结账……”

她心里清楚,三年前,在她认罪的那一刻,她与林皓宇就永远都不可能了!不可能做恋人、不可能做朋友,甚至连见面都不应该!

林皓宇听到“客户”二字,只觉得这两个字就像针一般刺入耳膜,猛地长臂一伸,就如同逮小鸡般,狠狠的扼住了乔紫甘蔗般纤细的手臂,冷冷嗤笑道:“客户?乔紫我真是低估了你!你不仅是个蛇蝎心肠的杀人犯,竟然还干起了卖身的行当!”

胳膊被林皓宇扼的生疼,可这些疼痛跟他决绝的话扎在心上的痛比起来,竟是那么微不足道。

乔紫抬眸看着林皓宇恨不得杀死她的目光,声音颤抖道,“乔蓝已经死了,你究竟想怎么样?”

“怎么样?我要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味道!”说罢,林皓宇狠狠拖拽着乔紫的头发,朝着别墅最里面的房间里走去!

“你放开我!林皓宇……你究竟想要做什么!”阴暗的房间里,浓墨般的黑暗让乔紫浑身的毛孔都竖起来。

林皓宇噼啪按开了开关,乔紫环视四周,身子霎那间凉了一大截!

第五章 残忍惩罚

更新2018-01-03 16:08  1135字

阴冷晦暗的房间里,四周的墙壁上挂满了乔蓝的照片和画像,地板上的数不清的花瓶里,却插满了各色娇艳欲滴的鲜花。只是那样的娇艳,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越发诡异。

光影落在林皓宇的脸上,愤怒的面孔扭曲的如同来自幽冥的恶魔,他捏住了乔紫的下巴,一双烈焰翻滚的眸子死死探入乔紫的眸底,“乔蓝是你的亲姐姐,但是你却杀了她!就因为我爱的是她,不是你!”

“你,你就究竟想干什么……”乔紫顿时脸色惨白,身子簌簌地发起抖来。

“今天,我就让乔蓝亲眼看看,你这个狠毒的杀人凶手生不如死的模样!”不知何时,林皓宇的手指指尖多了一颗白色的药丸,捏住下巴的突然变化手势,死死捏开了乔紫的嘴巴。

“唔……”不等乔紫反应过来,林皓宇已经捂住她的嘴巴,扬起她的脖颈。而那一刻未知的药丸已经顺着喉咙滑入了食道!

“咳咳咳……你究竟给我吃了什么!”乔紫心中一寒,他莫不是真的要我以命换命?!

可现在她还不能死,不能死!

她死了,小九的愿望怎么办?那可是她的遗愿啊!她答应过一定帮她完成的……

“我不能死!林皓宇,我还不能死!”f她本能的站起身来,死死抱住了林皓宇笔直的大长腿,不住的摇晃。

“呵呵,这么怕死?”林皓宇冷笑一声,长腿一抬,就将乔紫轻飘飘的身体踢开一米。然后转身走到角落里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将桌旁的两只高脚杯斟满了红酒。

“你……你不能这么做……”乔紫将手指抠向喉咙,企图将那一颗药丸抠出来,可除了猛烈的咳嗽,没有半分效果。

林皓宇邪魅冰冷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看着满脸赤红、拼命咳嗽的乔紫,邪邪地勾起薄唇,“死?死太简单,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一股灼烧般的炙热徒然在胃中燃烧起来,很快,这股炙热就迅速游走到乔紫的四肢百骸。

不过几分钟,乔紫觉的全身都燃烧起来,烈焰焚身般的痛苦,让她的眸光也渐渐涣散,脑子阵阵发白。

“好热……好热……”她近乎不可抑制的想要解开衬衣纽扣,可涣散的眸光里看到近在咫尺的林皓宇,终于拼命的忍耐住。

林皓宇薄唇微微抿了一口红酒,嗤笑道,“看你淫.荡的模样,你很难受吗?很想要吗?”

“你……”乔紫强忍着被焚烧般的痛苦,看到林皓宇已经模糊的身影站起身来,一步步走过来。

林皓宇端着一杯红酒,踱步走到乔紫的身边,蹲下身来,拽着乔紫的头发对上她的眼神,冷冷道,“你不是很爱我吗?求我,求我我就给你!”

“你……”乔紫双手紧紧地抓住身上的衣裙,纤细的指结都已惨白,喏喏的摇了摇头……

随着药效的发作,痛苦的程度也更强烈,为了能够保持最后的一丝清醒,她拼命攥紧的手指已经深深刺入了皮肉,已经血迹斑斑……

林皓宇抬起手掌,将冷冷的一杯红酒径自浇在乔紫的头发上,一双寒眸已经怒不可遏,大声喝道,“求我!”

红酒的冰冷顺着她的头发,划过脸颊、脖颈……那种冰冷的畅快反而让她周身的灼热更加剧烈的颤抖起来……

乔紫感觉自己真的要撑不住了!

第六章 六万块

更新2018-01-03 16:08  1340字

“贱人,很难受吗?”林皓宇狠狠揪住乔紫被红酒沾湿的头发,一双冷厉眸子里,溢满厌恶的决然,“求我我就可怜可怜你,求我!

难耐的燥热仿佛地狱之火,几乎要将乔紫最后一缕坚持也焚烧干净,她艰难的摇了摇头,“不……”

她不能!她不舍得将最后一点尊严丢弃,更不舍得让这份存放在内心最深处的爱恋蒙尘!

“怎么,卖给别人不卖给我?你不是缺钱吗?开个价……”看着乔紫溢满指缝的血痕,林皓宇内心的怒火越来越盛!

这个贱女人,装什么贞洁烈女!她宁愿卖给别人,竟然都不肯卖给我!

想到这里,林皓宇附身死死揪住乔紫的衣领,将她轻盈的身体拖拉起来,然后狠狠的抛向墙壁!

“咔嚓!”

乔紫的头猛地撞在坚硬的墙壁上,残存的意识终于沦陷,只隐约看着对面墙壁上,姐姐的遗照笑的那样灿烂。

“姐姐……”

听到这一句姐姐,林皓宇阴沉的脸微微一颤,狠厉眸光也刹那间敛去所有的戾气,不过只半秒就恢复了狰狞与厌恶,“乔紫,你还有脸喊姐姐!”

一股新的怒气再次从心底涌出,直冲霄汉!

林皓宇拖拉着乔紫的头发,径直走向盥洗室。

水龙头“哗啦哗啦”的流出冰冷刺骨的水,很快灌满了洗澡池。

——噗通!

林皓宇拎起奄奄一息的乔紫,狠狠的丢入了冰冷的水池!

就好像不会游泳的人,被巨大的浪花卷入海底,冰冷海水刺骨般的寒,窒息般的恐惧也随之袭来!

看着冰水渐渐没过乔紫的脸,一股莫名的刺痛感涌上林皓宇心头,伸手就要去扶乔紫。

可不等林皓宇的手触到乔紫,她本能的挣扎着,爬在水池边不断的咳嗽,“咳咳……”

看着乔紫痛哭的挣扎咳嗽,林皓宇眸中那一点点的怜悯再次熄灭,取而代之的是更决然的怨恨,“你怎么不去死!”

乔紫的神志渐渐恢复过来,视线模糊里,林皓宇的背影微微一晃,黑色的大门随之被摔上。

林皓宇,你就真的这么恨吗?恨不得我去死吗?

看着被死死关闭的大门,乔紫的泪水再也无法隐藏,混合在满身的水中,滴落在冰冷的水池里,荡开一圈圈涟漪。

可是皓宇,你知不知道,没有爱,活着比死更难百倍啊!

“起来,林总让我带你去个地方!”

也不知过了多久,乔紫隐约听到一个陌生中年男声在耳畔响起。

乔紫勉强揉揉眼睛,就看到一身黑色西装的男人站在自己的面前,用黑色皮鞋踢了她几下,“快点!林总最讨厌迟到!”

“去哪?”乔紫躺在昨晚的冰冷浴缸外的地板上,只觉得身上冷的打颤,用尽全力从地上爬起来,觉得头痛的几乎要炸开!

“这是林总给你的,”黑西装将一只信封丢在乔紫面前,满脸厌弃道,“我在外面等你,快点!”

乔紫打开信封,竟然从里面抽出一张支票!

看到上面的数字,原本耷拉的眼皮瞬间挺了起来——六万!

乔紫看着这个数字,心里却咯噔一声。林皓宇的意思,她心里清楚。可是这世界上,她可以下贱的去赚任何人的钱,可唯独他的钱,她不想赚……

除了支票,里面还有一张纸。

——滴滴滴!

来不及看上面的内容,门外已经响起不耐的汽车鸣笛声。

身上的衣服都还没干,乔紫觉得自己肯定是发烧了,但还是匆匆忙忙的扯下衣架上的米白色外套,一边穿一边冲出了别墅大门。

夜色中的马路很是寂静,乔紫凝望着车窗外渐渐荒芜的景色,只觉得浑身滚烫,裹紧了外套,依旧不住打颤。

黑色轿车最后停在了静林公墓的停车场。

虽然天色暗淡,可乔紫还是一眼就看到了一身黑色西装笔挺的林皓宇,手中捧着一束白玫瑰,默然的站在乔蓝的墓碑前。

夜色里,他站在墓碑的面前,仿佛一尊停滞在时光中的雕像。

第七章 可怕的夜

更新2018-01-03 16:08  1550字

林皓宇看着乔蓝遗照上的笑容,一贯清冷的眉眼里,闪烁着无尽的悲凉。

看到这幅场景,乔紫鼻子猛地一酸。

她不由得想起了《天龙八部》里,乔峰抱着被自己失手打死的阿朱时,那种无助又绝望的悲凉。

“你来了。”林皓宇的声音冷的像冰,声音里带着不可辩驳的决绝,“跪下。”

“什么?”乔紫烧的反应迟钝,一时之间以为自己幻听。

林皓宇不想在乔蓝的面前发火,可看到乔紫虚弱却没有一丝愧疚的脸,压抑的怒火再次烧起来,“我说你跪下,杀人凶手!”

乔紫看了一眼姐姐的遗照,缓缓的跪在了乔蓝的墓前。

乔蓝生前最爱的就是她和林皓宇,她绝不能在这里跟林皓宇闹!

“阿蓝,我来看你了。”一句话,林皓宇便感到痛彻心扉的难过,他把手中的花束轻轻的放在了墓前,声音里带着沉郁的悲凉,“我……我很想念你……”

“今天,我还把杀你的凶手带来了。我知道你并不怪她,你每次都原谅她……可是……”林皓宇的手掌渐渐紧握,青筋随之曝起,“可是我却不能!原谅我的自私懦弱,因为我爱你,胜过所有……”

乔紫静静的跪在乔蓝的墓前,听着林皓宇一字一句的告白,泪水一滴一滴的滴落在膝下的石板上。

“乔蓝她一定想你了,你今晚就在这里陪陪她吧!”说罢,林皓宇抬脚就要离开。

乔紫看看周围黑漆漆的墓地,虚弱的身体猛地颤抖。她从小就胆小怕黑,怎么敢大晚上一个人在空无一人的墓地里!

“皓宇……”乔紫本能的揪住了林皓宇的衣袖,“不要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

“怎么?”林皓宇似乎料到乔紫的反应,冷漠的眸含着一丝讥讽,“怕了?你连杀人都不怕,还怕守墓地吗?”

说罢,他狠狠的甩开乔紫的手,大步流星的离开了墓地。

“皓宇……皓宇……”看着林皓宇决然的背影渐渐消失在墨夜尽头,乔紫将身上的外套裹的更紧!

就在她几乎绝望的时候,一个男人的身影却渐渐靠近了!

“皓宇!”乔紫心中兴奋的喊道!她知道,在林皓宇灵魂的最深处,还会对她有一丝怜惜!

“乔小姐,”人影的面容渐渐清晰,来人不是林皓宇,而是刚才的黑西装,“请把身上这件外套脱下来!”

脱衣服?难道是发烧幻听了?乔紫本能的将衣服裹的更紧,双手护在胸前, “你在胡说些什么?”

“把衣服脱下来!”黑西服满脸的不屑,见乔紫这副架势,索性附身强行将她身上的衣服扯下来!

“你干什么!臭流氓!”乔紫拼命挣扎,可她此时这么虚弱,哪里有力气抵抗一个大男人!

“我呸,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货色!”黑西服强行将外套脱下来,拎在手里,“林总说了,这是蓝小姐生前的衣服,你不配穿!”

乔紫的头痛的几乎要炸开,强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他,他没告诉我……”

黑西服提着衣服离开,听到身后乔紫的哭喊声,顿足侧眸笑道,“林总说,他嫌脏。”

脏……他嫌脏……

这一句话,让周遭的黑暗、墓地的恐惧都瞬间不足为惧!

诛人诛心,林皓宇你就真的这么恨我吗?

没有了唯一能够抵挡寒冷的外衣,乔紫忍受着刺骨寒冷,依靠在姐姐的墓前,看着乔蓝带着淡淡笑容的照片,乔紫却连泪水都流不出了。

“姐姐,我好痛,好难过……”被烧得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乔紫,小小的身体蜷缩在冰冷的石壁旁,口中喃喃念着,“可是我不后悔……不后悔替皓宇抵罪……因为我,我好爱他,真的好爱他……”

她的眼皮沉沉垂下,遁入黑暗的梦境。梦里,她竟然再次梦到了三年前……

三年前,那个大雨滂沱的深夜,当她赶到那个偏僻荒凉的乡村平房时,眼前的一幕让她彻底震惊!

她的姐姐被杀了,一把锋利的钢刀全部没入了姐姐的胸膛,鲜红的血流满地都是……

苏迟煜浑身酒气,昏迷不醒的斜倚在破旧不堪的椅子里,手上沾满了鲜红的血,口中还喃喃念着“乔蓝……”

乔紫看着眼前的一切,泪水氤氲了视线。

她仿佛看到了《天龙八部》里,乔峰失手打死阿朱后的追悔莫及,以及漫漫人生长路上,所背负的杀死爱人的悔恨与痛哭……

这种痛,乔紫明白。

因为明白,所以决不能让林皓宇背负!

纵然是死罪,纵然是背负天下的骂名,所有的痛,就让她一个人来背!

第八章 撞破真相

更新2018-01-03 16:08  1108字

乔紫醒来的时候,天蒙蒙亮,空气里弥散着阴沉沉的雾霭。

她揉了揉眼睛,墓地里静悄悄的,两个人影却突然从远处走过来。

隐约看出,是一男一女。

女的穿着玫红色大衣,身段妖娆。男的带着帽子口罩,将脸遮挡的严严实实。

“这么早,谁闲的没事跑来墓地?”

乔紫知道,按照公墓的管理规定,公墓的开放时间是阶段性的,昨夜她能进来,是因为林皓宇的身份和在A市只手遮天的势力。

氤氲雾气里,乔紫看清那女人的脸,嘴巴不由得张大,迅速躲到附近的一处隐蔽地方。

这个女人,竟然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乔依依!

“依依,听说那个贱人已经出狱了。”男人的声音很低沉。

乔紫只觉得这个声音说不出的熟悉,可一时又想不起在哪里听到。

“哼,老头子知道小贱人杀了乔蓝,一提到她就恨得牙痒痒,”乔依依发出得意的笑声,可下一秒笑声却又变成阴冷的骂声,“可我知道,他虽然嘴上骂,不让小贱人进家门,遗嘱里却留给了小贱人不少的股份。”

“该死的老东西!”听到这话,男人恨恨骂道,“当年要不是老东西,小贱人不是死刑,也是特么的无期!”

“急什么,乔家的东西,我一个子都不会让小贱人得到。三年前我能设局,天衣无缝的杀了乔蓝,让小贱人顶罪,三年后我照样能让她也死无葬身之地!”

乔紫听到这话,只觉得仿佛天空突然出现一道霹雷,生生的劈在她的脑门上!

三年前的一切,竟然是乔依依布置好的一场局?!

“这个傻瓜真是让爱情冲昏了头脑,还自以为为爱人顶了罪能感天动地,真是可笑……呵呵……”

……

乔依依和男人的对话还在继续,可是乔紫只觉得天旋地转,胸口激荡着烈焰一般的怒火,冲昏了她所有的理智。

“乔依依,你好狠的心!”

捡起散落在身边的一根木棍,乔紫腾地起身,冲向乔依依,“还我姐姐的命!”

乔依依看到一个瘦削身影晃晃荡荡冒出来,也着实吓了一跳。

可是不等乔紫冲到乔依依面前,那男人猛一抬脚,便将乔紫踹倒在地上。

“你快走!”乔依依冲男人喊了一身,男人迅速转身,翻过墙壁不见了踪影。

“乔依依,还我姐姐的命!”乔紫忍住胸口的剧痛,再次捡起地上的木棍,劈向乔依依的头顶,却被乔依依轻而易举的躲开。

乔紫扑了个空,险些摔倒在墓碑上。

乔依依侧眸看着乔紫狼狈的模样,还有她身上单薄破碎的衣裳,艳红的唇勾起一抹阴冷的笑容,“做了三年牢没做够,这是又想回去了?姐姐?”

“你!”乔紫不甘心,看着墓碑上姐姐的笑容,想起姐姐的惨死,林皓宇的痛哭,再次拿起木棍,朝着乔依依劈去。

乔依依看到不远处渐渐踱步过来的身影,眸色一沉,不仅没有躲开乔紫的攻击,反而主动迎上了乔紫的棍子,“姐姐,我错了,求求你别打了,我离开皓宇哥……我真的不知道你还爱他……”

看着乔依依捂住肩膀,娇柔无助的哀求,乔紫还来不及反应怎么回事,身后已经响起林皓宇阴沉却暗含怒意的声音。

第九章 死性不改

更新2018-01-03 16:08  1376字

“乔紫,你真是死性不改!”

林皓宇手臂一挥,乔紫手中的木棍就被丢了出去。

乔依依捂住肩膀跑到林皓宇身后,用娇柔的带着哭腔的声音喊道,“皓宇哥,我……我好怕……”

“乔依依!你还恶人先告状!”乔紫只觉得恨意冲天,看到乔依依装模作样的委屈模样,恨不得将乔依依撕成碎片!

乔依依的声音仿若受了天大的委屈,“姐姐,为了皓宇哥你杀了蓝姐姐,现在又来杀我,我真的不是故意抢走皓宇哥的,求求你,放过我吧……”

林皓宇侧身将乔依依倚入怀中,眸光里全是疼惜,甚至比当年对乔蓝还温柔百倍,“依依,你没事吧?”

“都是我不好,都怪我,紫姐姐刚出狱,你别怪她,都怪我……”乔依依娇柔的身躯半躲在林皓宇身后,看向乔紫的眸光里却带着胜利的嘲讽。

“你!你!我杀了你!”乔紫肺都快气炸了,看着乔依依楚楚可怜的脸,恨不得跟她同归于尽!“皓宇,你知道吗,是她杀了姐姐,是她……”

——啪!

林皓宇看到乔紫近乎疯狂的模样,手掌猛地扬起落下,狠狠打在了乔紫的脸颊上!

乔紫只觉得脑子瞬间嗡嗡作响,紧跟着,左边脸颊就火辣辣的烧起来。可她依旧倔强的抬起头,看向林皓宇的眸子里,明晃晃的溢满酸涩,“皓宇,是她!是她杀了姐姐……”

——啪!

林皓宇看着乔紫倔强的脸,余光扫过乔蓝墓碑上温婉的笑容,滚滚恨意在心中翻滚着,火山爆发只在一瞬,抬手又是一巴掌!

乔紫一个趔趄,脑袋一歪磕在石壁上,额角立刻渗出斑斑血迹!

林皓宇迈开脚步,弯腰狠狠揪住乔紫的衣领,提着她靠近自己的面前,咬牙切齿道,“你已经杀死一个我深爱的女人,如果再敢动依依,我就亲手杀了你。”

——我就亲手杀了你!

一字一句,犹如世间最锋利的刀刃,刺入乔紫心肺。她倚靠在冰冷石壁上,看着乔蓝的遗照,死死咬住嘴唇,不让泪水流下来,“姐,怎么会这样……我该怎么办……”

“依依,你先回去,这里交给我。”林皓宇轻柔的理了理乔依依的头发,朝着昨夜的黑西装保镖使了个眼色,“阿立,你送乔小姐回去。”

乔依依瞥了一眼额角还在流血,狼狈不堪的乔紫,乖巧的跟在黑西装的后面,离开了墓地。

墓地恢复平静之后,林皓宇一把揪住乔紫的领口,将她抗在肩膀上。

当林皓宇冰冷的手掌略过乔紫滚烫的皮肤,眉头微微一蹙。这个女人,怎么烧的这样厉害!可一想到她刚才疯狂的伤害乔依依的模样,心里唯一的一丝怜悯也消失殆尽。

林皓宇扛着乔紫,径直走到墓园外,将她丢进了车里!有力的手掌狠厉的一挥,她身上早就惨败不堪的衣衫便被撕成了碎片。

出乎林皓宇的意料,乔紫没有阻拦,也没有挣扎,白嫩的身体裸露在空气里,她不躲不遮,只是抬着肿胀的脸颊,眼神近乎木讷的注视着他,苍白的嘴唇微微颤抖,“你为什么不信我。”

这种近乎嘲讽的眼神,林皓宇胸口的怒火更加旺盛,“你这么爱我,连杀人都肯干!那么我成全你!”

随后,林皓宇如同一道巨大的阴影,猛地将乔紫瘦削的身体覆在身下。

猛烈的冲击,撕心裂肺般的痛……可乔紫就像一块冰冷的、无知无觉的石头,任由林皓宇的残酷蹂躏。

迷醉般的痛里,乔紫闭上眼睛,仿若再度看到第一次见到林皓宇时光……和煦春光,漫天樱花飘散的校园里,只看了一眼,就被他的棱角分明的侧脸所吸引,此生此世,再也无法释怀的爱恋。

想到那画面,乔紫的左眼忽的留下一滴泪水。无比晶莹的泪水,顺着她白皙瘦削的脸庞,划过那一道隐没在发丝间的疤痕,滚落在豪华跑车的真皮座椅上。

她苍白的唇,却还在固执的喃喃呓语,反反复复都是那一句——“你为什么不信我……”




举报 | 1楼 回复